對話李梓熙:不曾演過自己,也不曾放過自己

采訪\撰文 伊玚

劇本修改會上,新人編劇董婷婷拍案而起。

拍攝在即,投資方卻突然決定在探案劇里增加喜劇故事線,幾乎是要整個重寫,一旁的總編劇程璐還沒吭氣,董婷婷是真的坐不住了“顧客要做辣子雞就炒辣子雞,顧客說要吃水煮魚就做水煮魚,但是顧客說要在水煮魚里炒辣子雞,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做不了”話音一落,點水煮辣子雞的客戶甩下要換人的狠話走了,董婷婷抱起桌上的礦泉水牛飲,是要澆滅心頭的火氣。

2020年,生活在水泥森林里的都市年輕人最愛的解壓爽文情節,早就不是霸道總裁式的羅曼蒂克,而是像這樣揭竿而起當面手撕異想天開的甲方。

這個職場生活“名場面”出自央視新劇《誰說我結不了婚》,何念導演 ,潘粵明、童瑤、陳數領銜主演,劇中董婷婷的飾演者李梓溪此刻正坐在我對面。下不過頜的童花頭,利落的臉部輪廓,微微上翹的眼角和薄嘴唇,是很耐看的貓系長相,獨立的,狡黠的。

因為這個爽氣的形象,此前活躍在話劇舞臺上的幾年,她的角色也多是風風火火的明媚少女:《鹿鼎記》里潑辣刁蠻的建寧公主,《武林外傳》里沒心沒肺的定春,《失戀33天》里敢愛敢恨的黃小仙……

都不太像她本人。

比如電視里的董婷婷酣暢淋漓大殺四方的時候,演員李梓溪卻拿著筆記本正襟危坐在桌前,記下自己的這場戲的不足,這個表情還應該再松弛一點,那個情緒還是應該收個百分之幾。這個自我反省的習慣從大學時期延續到現在,筆記都有好幾本,看自己的眼光卻一直苛刻。

“每次別人說我好的時候,我都會懷疑我有那么好嗎?”

在很多人計較著生活給自己的不夠的時候,李梓溪總是下意識的問自己配不配,比如演《鹿鼎記》的時候是上戲畢業之后第一次登上上海話劇藝術中心的舞臺,這戲她第一次看還是大一,當時的場刊長什么樣她都歷歷在目,郭京飛、錢芳、鄭愷……折頁上的名字如今聽起來各個如雷貫耳,有如此的榜樣在前,出演的壓力是巨大的,于是懷著忐忑和尊敬的心演著,突然有一天收到老版劇粉的評論,說她的建寧公主沒人叫老粉絲們失望,這顆懸著的心才算是放了下來。

李梓溪就這樣住進一個又一個角色的身體里,臺上的她總是熱烈而爽朗的。

因此收獲的粉絲也大多是女孩,她們會在散場時等在劇院門口想著和這個颯爽的小姐姐聊幾句話,也會微博私信告訴梓溪自己的生活日常“要考試了能不能鼓勵一下我”

“我就會回一個,要考試了就別給我發私信了呀,快好好復習……”她抿抿嘴輕聲補一句“等考完了我們再聊。”就算是一面之緣的網友,她也總是要照顧著對方的情緒,但除此之外對于觀眾們的愛戴,卻不敢照單全收。“我會思考我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如果我不演這樣的角色,還會不會有人喜歡我……就是我真正的樣子,挺無趣的樣子。”

采訪的桌子邊,經紀人準備了兩聽蘇打水,在我到達前的幾分鐘,梓溪在公司角落的茶盤上尋得一個錘目紋的玻璃杯,小小的茶器像是一個上下顛倒的富士山,兩口就能一飲而盡的容量,她把蘇打水倒進去,看著氣泡撲簌簌爬上來。會這樣布置一杯蘇打水的人,絕對不能用無趣來形容,而在演員的職業之外,李梓溪還擁有一個足夠豐盈茂盛的生活。

她是收納達人,把家里裝修布置到被知名家居APP《好好住》的專欄收納在冊,為了滿足家里6只“毛孩子”的居家生活,她和老公干脆在家里的天花板上裝了貓走廊;因為喜歡旅行,每次行程規劃都會精確到分鐘,連公共交通的時刻表都一一標注;因為喜歡日本文化,就堅持學日語,每周都上口語課,自編自演的日語對白短視頻在微博上更新了一期又一期;咖啡、烘焙、畫漫畫……李梓溪對生活的每一項實踐都遠遠大于淺嘗輒止。

充實的生活要仰仗嚴格的管理,就連休息的時候,她都不曾放過自己。李梓溪休息日的日常是一張張寫滿的To do list,從一日三餐到學習充電,她都要一項項安排好,每做完一個就打勾,她想要對生活的精密控制,想要安全感。

“我挺缺乏安全感的,我自己深知這一點。因為我爸媽離婚也比較早,所以小時候我每一次回姥姥家的時候就會起到調節氣氛的作用,因為我小時候長得跟我爸特別像,我總覺得他們有意無意看到我,就會想起我爸。比如說那個時候電視里在放《炊事班的故事》,我就會去學學一些搞笑的片段什么的,然后會在家里面去演,然后就會逗他們笑。”

“可能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就覺得周圍人的情緒對我來說很重要。”

為了家長們的壓力,大學里的她獨來獨往,埋頭苦學,拿了四年獎學金;為了照顧生病的寵物,她結束巡演連夜回家,送醫守夜幾天不合眼;為了觀眾的認可,她不饒點滴不饒自己,把贊美和恭維通通過濾……

采訪接近尾聲的時候,幾乎是帶著心疼,我很想聽聽她說說自己的好,于是要她列出優點十則,結果這成為了當天最難回答的問題的,三分鐘過去了,答案還只有幾個:孝順、有愛心、有同理心……幾個詞的共性很好總結——利他。

竭盡全力生活的人總是辛苦的,但別忘了竭盡全力的另一個名字,酣暢淋漓。

演員李梓溪演得盡興,女孩李梓溪活得盡情。于是當你問她要不要放緩腳步休息一下的時候,她答:

“慢下來也挺好,但現在還太早了。”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