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馳同桌中風半癱失語,當年因高大帥氣被星爺“設計”成丑角

59歲的李健仁病了!去年他和助理去蒸桑拿時突感頭痛并且暈倒,送醫急救后確診為中風,雖從死神手中搶回一條命,疾病卻導致他右半邊身體癱瘓加失語。

這位帥大叔看起來著實眼生的很,不過換一個扮相,你一定會喊出“如花”這個名字來。

李健仁身高1.81米,體重180斤,年輕時候高大帥氣,還做過足球運動員。論帥哥為何“自甘墮落”扮女人不說,還致力于創造出世上最丑的女人,這一切自然要歸功于周星馳。

李健仁與周星馳是中學二年級的同桌,兩人雖身高相差頗多,但都有一個相似的夢想:進入演藝圈。

李健仁的父親李有堂曾在嘉禾娛樂負責電影的拍攝工作,但是父親卻極力反對他進入演藝圈,之后李健仁從事飲食業以便日后能夠移民到美國。

因為不愿窩在后廚做一輩子廚子,他還學習了飯店管理,并開了酒吧、飯館,收入頗豐。在經營了十年餐飲業,老婆給他生了兩女一男后,李健仁卻依然想進入電影行業。

1989年,經周星馳的介紹,李健仁到高志森的電影公司當場記,偶爾也在幕前跑龍套,后又任攝影助理、副導演及制片等職位。

1990年,周星馳到北京拍《武狀元蘇乞兒》,臨走時以旅游的名義說服李健仁同行。李健仁沒有想到,等待他的是“一舉成名”。

一到北京,周星馳便將李健仁拉進劇組,讓他先去試妝。直到化妝結束之前李健仁都不知道他的角色是怎樣的。等到化好妝,李健仁呆了:“當時很氣憤,想打他(周星馳)”。

王晶還給他取了個名字叫:“如花”。

“如花”幾乎出現在周星馳90年代主演的所有影片中↓,沒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基本全都是濃妝艷抹的外形和手指掏鼻的動作。可是李健仁版的“如花”格外的“好看”,格外的引人發笑,大概就是因為那高大的外形、硬朗的動作、長滿了半張臉的胡子茬,和嬌柔的服裝格外不搭吧?

90年代后,李健仁就漸漸減少了“如花”的表演,因為“如花”這個角色為他的女兒帶去了不少困擾,讓女兒在學校經常被同學嘲笑。

多年后他在做客某節目時,女兒親口表示全家都支持他的夢想和工作,為他驕傲,他潸然落淚,了卻心結,終再次出山。

少了不少負擔的他常在內地發展,上節目演電影發展,玩的不亦樂乎。

少年時的演藝夢,也終于圓上了。

唯一令人可惜的是,星爺的電影中已經有了各式各樣的“新人”,再沒有了他的位置。

如今再遇身體原因,想來更難與星爺合作了。好在李健仁家庭富裕,親人關系融洽,中風之后正在進行積極康復,身體漸漸好轉。

大概是樂于“舍己娛人”的人都有好運氣,諸多周星馳電影中的經典配角都有不錯的發展。

首先要提的就是“八兩金”。

“八兩金”原名葉競生,1954年出生,身高160厘米,他天生貌丑,不過性格并不內向,葉競生本人能說會道性格開朗還有一顆擅于經營的頭腦。

成年后八兩金依靠做工人攢下一筆錢后開店做起了老板,靠著勤儉持家的生活習慣和天賦異稟的經商頭腦,八兩金賺到不少錢。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八兩金依靠獨特的長相進軍娛樂圈,開始演一些惹人發笑的丑角。葉競生平時喜歡帶著一根粗金項鏈,一次拍片休息的間隙,劇組導演調侃道:這鏈子有八兩吧,葉競生朝著導演豎起來大拇指,猜的真準,足八兩。從此,“八兩金”成了他藝名。

雖然演的都是丑角,不過八兩金一點都不在意,他覺得只要能給觀眾帶來快樂,那他就是快樂的。

風光的時候葉競生擁有九層樓﹑幾輛車﹑幾間鋪﹑幾千萬身家,還有一個美滿家庭。

因為妻子是“全世界唯一愿意和我拍拖﹑生孩子”的人,所以葉競生非常愛護妻子,甚至隨便妻子拿著自己大把的錢去炒股。投資失敗,葉競生一夜之間變回了窮光蛋。

“假如是因為自己炒樓而輸掉所有錢,我今生無悔,但事實是我老婆用了我百多萬元去炒股票,輸掉我大部分家產,我才要‘補鑊’。”

曾經的枕邊人,選擇了棄他而去,八兩金說老婆走了,全世界都只會覺得是他不對,因為他樣子生得不好,而別人只會以貌取人。這件事情對葉競生的刺激極大,大概也就是此事導致了他日后的異常舉動。

八兩金破產后,昔日的合作伙伴終止了與他的合作,房東不愿再把房子租給他,導演也不再找他拍戲。

迫于生計的他,之后去接一些較大尺度的電影,可在他頂著重重壓力拍完電影以后,導演卻以尺度緊導致票房差為由,沒有給他結清尾款。

八兩金嘗遍人情冷暖,在一無所有之時,曾經站在三十四樓,想躍身而下時,突然聽到明明已經上學的兒子在后面叫‘爸爸,兒子成了他活下去的動力。

柳暗花明又一村,不久后他就得到了“貴人”周星馳的提攜。

葉競生破產前,他曾演過周星馳的電影《食神》中的一個混混。

一句“吃了撒尿牛丸,每次都得一百分”,讓周星馳對他記憶尤深。在他窮困潦倒時,周星馳決定啟用他出演自己別的電影,也就有了《千王之王2000》中的聾五、《行運一條龍》中的吳留手以及《喜劇之王》中的''極品''。

因為在周星馳電影中的“出眾”表演,葉競生得以到內地參加演出、成立影視公司拍電影、還開創了自己的洗發水品牌。在周星馳的眾多御用配角中,葉競生應該是其最忠實的擁護者。

現年66歲的香港知名綠葉八兩金這些年都專注在內地發展,經常帶著25歲的兒子一同四處登臺,上演父子檔,月入50萬以上。

“有錢的時候酒肉朋友不少,人卻很孤獨,沒有感受過人世間的溫暖。現在經歷多了后,看淡了一切。”

有錢了的葉競生做出了驚人之舉:他同時交了三個女朋友,一同住在一棟2000平米的超級豪宅里。

“她們三個睡一間房,我自己睡一間。沒有我的批準不可以隨意進入我的房間,有需要先找她們入房。我有時也會叫三個人一起!”實在令人瞠目。

大概是曾經真心對待過,所以在傷透了心后才會選擇走另一條不會再受傷的路吧。

這些年星爺自己的發展雖然不是那么順利,對他有疑義的人也不少,但不得不說,很多原本一輩子都沒有什么出頭希望的人依靠他紅了,發了。

今年70歲的張美娥,是其中的“佼佼者”。

1950年出生于浙江省橫店五官塘村的她,小學畢業后就在家務農,靠種地、養蠶繭為生,還干過油漆工。1996年,橫店開始打造影視基地,吸引了不少劇組來取景。于是張美娥決定放下手中的農活,想在離家100公里的影視城找個工作。在一位同鄉的幫襯下,張美娥找到了一份在橫店影視基地修繕陳舊建筑的工作,后來她也跟著人家做起了群演。

一天,有人來選角,“選的時候工作人員就說,‘要選丑的’,我一聽要選丑的就去試一下,還真選中了,當時有很多人參加面試,全國只要4個哦。”

四位大媽是被周星馳親自面試的,題目是“當你是飯店老板,如果有人想吃飯不給錢,你會怎么做?”張美娥回憶說,“我演完后,他也沒點評,就不停笑,笑到把帽子拉下來蓋住臉。有那么好笑嗎?”

張美娥在出演個人首部電影《西游·降魔篇》后,正式進入娛樂圈!

2015年,她再次出演由周星馳執導的喜劇電影《美人魚》,在片中飾演人魚家族的人魚大媽。片約從2015年一直排到了2019年。

張美娥紅了,但是自己的位置擺的極正。

拍《美人魚》時,需要泡在水里,周星馳問她:“阿姨,別人都在(冷得)抖,你怎么不抖呢?是真的不冷,還是不怕冷呢?”

張美娥說:“我就是不怕冷。”她稱,很多人沒下水就先拍點水在身上,結果還沒開拍就先把自己身體搞冷了。她呢,要下水拍戲了,就狠著下去了,就不怕冷。

在人生就這么混下去的最后關頭,張美娥獲得了前面六十多年都沒有得到過的贊譽和掌聲,讓她剩余的生命有了別一種發光發熱的活法。

但也有一些人,消失在爆紅后,比如史詩級的美女“齙牙珍”。

齙牙珍”原名陳凱師,廣州人,2002年,周星馳在馳為拍攝娃哈哈廣告,急需要招募一些帥哥美妹來參加,陳凱師就是選手之一。輪到她試鏡時,周星馳驚為天人:“你怎會認為本身是靚女呢?”她的回答是:“因為我有自傲,所以我會成功。”

陳凱師雖毫無懸念的落選娃哈哈廣告,但卻給周星馳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后來在構思《功夫》腳本的時辰,周星馳總覺得不能扼殺這么一個極品,索性專門找她來演了這么一個角色。

她那一段鏡前涂口紅的表演讓人印象深刻,“朱唇微啟,媚眼如絲,”這兩個詞用在她身上卻是喜感滿滿。

據說她當時還喜歡上了劇中演“醬爆”的演員,可惜戲外慘被拒絕。

大概是不愿意總演丑角,她后來淡出了娛樂圈。其實陳凱師本人算不得太難看,放在人群中也只是一名嘴部比較突出的姑娘而已。只是她在周星馳電影中的形象太過夸張,效果比較驚人。

但若沒有但周星馳的妙手,陳凱師也確實不太會有出圈的機會。但做丑角,本身就要有“甘于奉獻”的精神,甘于做小人物的覺悟。當然,觀眾也不會忘記ta帶給我們的歡笑與美好回憶,丑角不一定就是低人一等,這個世界上可以把丑角演好,逗樂觀眾的其實并不多,認真算起來,比一抓一大把的小鮮肉們更為稀有更為珍貴。

愿每個曾為我們的笑容而努力的人都幸福。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