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昆巔峰期三段相聲,引領行業創作潮流,同行多有借鑒

最近天津相聲節開幕,姜昆率一眾相聲界大佬出席,網絡上又開始了一輪針對姜昆的不友好言論,其中一個說法很多次出現,那就是說姜昆不會說相聲,連相聲基本功都不會,對于這種無知的言論筆者當然是嗤之以鼻。

不過話說回來,有些時候也難怪一些網友針對姜昆,因為他近些年確實在相聲上罕有佳作問世,對于一些年輕人來說從他們出生起可能都沒怎么聽過姜昆的相聲,因此也就不了解姜昆對相聲界的意義何在。

姜昆說相聲的黃金期和巔峰期是從1979年到1994年左右,在這十五年的時間里,姜昆的相聲可以稱之為我國相聲界的代表,更難能可貴的是他有三段相聲甚至可以稱之為引領了行業的創作潮流。

一、《如此照相》

這段相聲是姜昆的成名作,創作于1979年,用現在的眼光看這段相聲的內容簡直是荒誕不經的,但它恰恰反映的就是那個時代的特色。

《如此照相》在今天看來似乎也只是一段相聲而已,但姜昆和李文華在當年創作和表演這段相聲是冒著極大風險的,有人聽了這段相聲之后甚至打電話報警讓警察去電臺抓反革命,還有人公開宣稱姜昆這是不要命了,敢拿語錄砸掛。

不管風險多大,《如此照相》一經播出就火了,在當年撥亂反正的大背景下這段相聲得到了全國人民的歡迎,北京曲藝團有一次下鄉演出就有群眾點名非讓說這段相聲,可姜昆也不是北京曲藝團的人,幸好有年輕的牛振華救場說了這段相聲,完美再現了姜昆的風采。

《如此照相》算是開啟了諷刺相聲的大幕,連續幾年之內相聲界創作出了數不清的諷刺相聲,人們大膽的揭開傷疤,在歡聲笑語中迎接改革開放。

因此,對《如此照相》這段相聲的評價,怎么抬高都不算過分。

二、《虎口遐想》

有人經常說姜昆不就說了一段《虎口脫險》嘛,其實人家那叫《虎口遐想》。

還有人說這段相聲是梁左寫的,不是姜昆創作的。這個其實也好理解,梁左寫的是小說,將小說改編成相聲的則是梁左和姜昆,將這段相聲表演出來并取得成功的也是姜昆,這么一說事情就好理解了吧。梁左相當于原著小說作者,姜昆則身兼編劇、導演和演員幾個角色,你能說這不是他的相聲嗎?

《虎口遐想》之前,相聲界關于新時代相聲的創作是各有千秋,但真正適合快節奏的電視相聲并不多,《虎口遐想》則建立了一個電視相聲的行業標桿,能上電視還能被電視以及現場觀眾接受的相聲就是這個樣子的。

《虎口遐想》節奏超快,包袱密集,觀眾恨不得幾秒鐘就會笑一次。而且整段故事設計巧妙,邏輯合理,最后的底也有精彩和意外。(《電梯奇遇》的底更妙)

想把《虎口遐想》這段相聲說好,并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因為語言節奏快就要求演員腦子要快,嘴皮子還要利索,包袱密集也要講究抖包袱的技巧,因此這段相聲難度很大,說真的你要讓現在的相聲演員去練,真不一定能說出姜昆當年的效果來。

《虎口遐想》并不是最早上電視的相聲,但真正能代表電視相聲的段子它是第一個,隨后相聲行業的很多相聲都是參考這段相聲的特點進行編排的。

三、《著急》

雖然大家一說起姜昆來,都會想起《如此照相》和《虎口遐想》,但筆者認為姜昆的相聲生涯最好的相聲就是這段《著急》。

《著急》從一個小人物老紀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入手,把一個小人物一天和一生的各種悲催事情集合在一起,最后形成了一個高級的黑色幽默相聲。

可以這么說,在《著急》之前真正接地氣的相聲并不多,能引起觀眾共鳴的相聲更少,《著急》就是一段特別接地氣又能引起觀眾強烈共鳴的相聲。觀眾可以從《著急》中看到自己日產生活的影子,一邊笑著一邊還要舔舐自己悲催生活的傷口,尤其是中年人,他們能從《著急》中看到自己的生活也過成了一段這樣的黑色幽默相聲。

《著急》是1991年姜昆表演的相聲,可惜的是他沒有繼續沿著這個思路走下去,之后的《樓道曲》和《美麗暢想曲》也有類似的東西但已經沒有《著急》的高度。

在《著急》問世十幾年后,相聲行業又有兩個人重拾小人物的悲催生活這種相聲題材,郭德綱創作出了《我要幸福》等一系列相聲,他的徒弟曹云金在春晚上的《這不賴我》同樣屬于類似題材的相聲。

很多人都說郭德綱早期的相聲耐聽,尤其是“我”字系列和“你”字系列,究其根本和《著急》一樣,那就是觀眾從相聲中看到了自己,引起了共鳴。

可惜的是,不論是姜昆還是郭德綱包括曹云金,他們現在都離普通人的生活太遠了,距離生活遠了自然就沒有了創作的源泉,這是相聲行業的通病!

綜上,姜昆今年69歲了,再要求他推出什么全新力作已經不現實,但他給相聲行業做出的貢獻不容忽視,畢竟誰都會有巔峰期和退潮期,我們對待為行業建立過功勛的前輩應該寬容!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