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誰看懂了?年羹堯毀在一張椅子上了,蘇培盛這招太狠了

《甄嬛傳》的前一半后宮里是一甄嬛黨與皇后黨聯手與華妃黨的斗爭,而皇上的前朝并沒有閑著,是在想盡辦法產出功高蓋主的年羹堯。年羹堯是開國的肱骨之臣,也是一顆結黨營私的大毒瘤,更是皇上心里夜不能寐的一個刺,每一次的刺痛都在提醒他要去剜除他,只是苦于新朝剛建立,還有他用武之地,即使看不慣也只是揚湯止沸,待實際成熟再釜底抽薪。

在皇上與年羹堯斗爭博弈的過程中,年羹堯不知死活,依舊不知收斂,尤其是他在平定西北戰勝而歸后,言行舉止更是囂張跋扈到極致了,騎馬入京,還要群臣跪迎,這無異于挑戰皇威。最可恨的是自己居然想干預朝政,先是彈劾趙之垣,后又因受了他的賄賂,反口請皇上重用,脅迫皇上朝令夕改,這就是棄皇上的威信于不顧。

皇上這個人陰險狡詐,在沒有十足把握鏟除他之前都是絕對不會透露自己的本意和算盤的,不過有一個人他就像皇上肚子里的蛔蟲,把皇上的用意揣摩地透透的,他就是一天到晚奉承皇上,貼身侍奉皇上的蘇培盛。

蘇培盛這個人物又是一個愛憎分明,有仇必報的人,只管看看那些得罪他的妃嬪們都是什么下場就知道了。余答應故意為難蘇培盛的徒弟小夏子最后被勒死,脖子都掉了;祺嬪污蔑嘲諷槿汐,被活活打死,丟于亂葬崗;安陵容一句“輪不到你一個閹人來提醒”最后下場凄慘。皇宮里的風向瞬息萬變,無論你是什么身份地位,得罪了他都是沒有好下場的。

年羹堯也是一個特別瞧不上蘇培盛的人,早就和蘇陪盛結下梁子了,最激烈的一次就是皇上宴請年氏兄妹,年羹堯非要求蘇培盛給他親自夾菜這件事了。蘇培盛是皇上御用的人,他也敢指使,不就是當面打皇上的臉,況蘇培盛也一直自恃清高,除了皇上誰也不夠資格用他的,因而年羹堯當時的那個舉動可謂是得罪了兩個人,可憐的是他還渾然不知。

蘇培盛是一個喜怒不形于色,心事勿讓人知的角色,他受過的屈辱是一定會在別人毫無察覺的時候回擊的。那蘇培盛都是怎么抱年羹堯指使他的仇的呢?給他遞了一張椅子,在說一句歡笑,就借皇上之手除了他,當事人毫無察覺之下,就連皇上都成了他算計的一枚棋子。

當時年羹堯進宮求見皇上商量事情,恰逢皇上興致勃勃和果郡王在下棋,蘇陪盛就請他稍等片刻,年羹堯正眼都不瞧他一下應了一聲,一步不挪地站在門下等著,蘇培盛好心提醒他臣下是不能等在正門的,請他移步側邊,心高氣盛的年羹堯不理會,蘇就順勢給他找來了一張椅子請他坐,給他一個臺階還是不肯走下來,蘇陪盛就順勢命人把椅子挪到他跟前去讓他坐。后來果郡王出來后看到坐在正門下的他,很客氣的問候,他借口腿疾不便也不起來行禮。年羹堯這一連串下來的幾個舉動已經足夠讓他得罪皇上,只是他還不自知而已。

年羹堯走后,皇上問蘇陪盛年羹堯的的表情,他對皇上說:“年大將軍比來時還要高興呢?”之后他又說了一句:“剛剛年大將軍坐等皇上,就連見了果郡王也未起身拜見。”他心里很清楚皇上很不高興,就再給年羹堯制造點麻煩。

在皇權至上,封建中央集權的達到頂峰的清朝,沒有皇上賜坐,誰敢坐等?對其他皇子都敢這么明目張膽的不尊敬,想必對他這個皇上也是不放在心里了。多疑敏感的皇上一定會認為是恃寵而驕的年羹堯自己要求的坐著等的,絕不會聯想到蘇培盛給他搬了一般張椅子給他設的一個局。就這樣蘇陪盛表面上在年羹堯面前卑躬屈膝,受了點委屈,轉身就在皇上跟前給他埋了一個地雷,只要皇上想爆了它,年羹堯必死無疑。

不僅如此,他一句“大將軍勞苦功高,理所應當如此的”一句歡笑,故意裝作失言的樣子再給了皇上一處痛擊。大底世人現在都為年羹堯馬首是瞻,全然不把他這個皇上放在眼里了吧!看來年羹堯是斷斷留不得了,必須盡快鏟除,否則必是一大禍害。蘇培盛這一句話就是故意在皇上面前使得一招打草驚蛇的招,況且皇上是天龍,龍言觸怒的天子更加忌諱龍榻之上豈容他人酣睡。

看吧,蘇培盛就是這么厲害,仿佛什么也沒干,就這么輕松三言兩語就激化了皇上和年羹堯之間的矛盾。年羹堯下場悲慘,年氏一族也毀于一旦,這也怪不得蘇陪盛,怪只怪他不懂進退,不懂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九王奪嫡的前車之鑒在此,果郡王如此小心翼翼,牢牢秉持著“淡泊自抑”四個字都難以自保,況且你一外姓的臣子怎敢挑戰皇威?

歡迎關注我,帶你用獨特視角挖掘、解讀當下熱門影視藝閃光點的原創作者!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