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的辛芷蕾:野心勃勃被比章子怡可惜不紅,搭上翟天臨又翻車

“作為演員,我想紅,我想成為國際巨星。”在演藝圈能有幾個人像辛芷蕾一樣赤裸裸地表達對名譽和金錢的欲望?

在眾人的眼里,提紅,很俗!但在辛芷蕾的眼中,自己紅了,就有更多的選擇余地,不會為錯過角色而遺憾,不會為買不起電腦而愧對父親,更不會為姥爺吃不起一頓大餐而難過!

提起辛芷蕾,很多人都會說:早該紅了!但奇怪的是她長著一張想紅的臉,卻怎么也紅不起來!她是演藝圈里的“拼命三娘”,也是眾人口中的“不好惹的女人”,更是將野心寫在臉上的女人!

作為演員,她出道即搭檔影帝梁朝偉,演技深受梅姨的好評,卻在演藝道路上籍籍無名最后因一檔綜藝節目進入事業發展的快車道,并在“黑紅”的大道上一騎絕塵!

縱有太多的委屈不甘淚水,但她想出人頭地的執拗從來都沒被打倒過!

事業難火

1986年出生的她,是典型的“窮人家的孩子”,經濟拮據一家五口都得擠在小房子里生活。

后來父親生病癱瘓后,母親寸步不離地照顧更是沒法出去工作,小小年紀的她從那時便承擔起了生活的重擔。

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辛芷蕾,養成了努力要強不服輸的性格,在高中畢業后,她順利地考上了中央戲劇學院,主修服裝與設計專業。

按理說,她畢業之后會成為一名服裝設計師,在專業領域里盡情地揮灑靈感與創意,但機緣巧合之下一切都變了,就連原定的事業規劃都偏離了軌道。

原來2011年,辛芷蕾上大三,在一次勤工儉學中,她被挑選為禮儀小姐,主要負責給嘉賓遞話筒,意外被甄子丹經紀人一眼看中,“想當演員嗎?”

“可以啊,試試唄!”辛芷蕾二話沒說果斷退學,跟著經紀人去了廣州。

不過當時的她做出這樣的選擇,也是實屬無奈,父親重病,母親一直賦閑在家,經濟已經到了捉襟見肘的地步。為了生計,她不得不出此下策。

去到廣州后,每天除了無休止的訓練、跑步、游泳,各種唱歌跳舞外,還得每天去跑組試戲。

剛開始時顯得尤為艱難,在一次次的失敗之后,她就開啟了自我催眠模式:圈里頭多亂啊,我才不要進去呢!那個角色有什么好的,我才不要呢!

其實她內心里想要的不得了。

這樣的日子過了不久,辛芷蕾接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支廣告,關錦鵬擔任導演,搭檔是梁朝偉。

廣告里,一襲白色連衣裙的她和梁朝偉一起在雨中奔跑,滿臉羞澀。廣告拍了三天,辛芷蕾和梁朝偉近距離接觸了三天,聲名赫赫的影帝和自己相隔不到半米的距離,她如同做夢般感到難以置信!

拍好的廣告投在各個平臺上播放,那段時間辛芷蕾甚至都覺得自己要火了!但慘淡的現實告訴她,并沒有。

相反在此后幾年的時間里,辛芷蕾都處于無戲可拍的狀態,要么多是飾演的在劇中打醬油的角色,如在恐怖電影《筆仙Ⅱ》中飾演女主角宋倩的朋友娜娜;10月出演驚悚懸疑愛情電影《詭愛》;2013年,客串出演由鄭曉龍執導的都市愛情劇《女人幫》,在劇中飾演高明的鐵桿粉絲高欣欣。

事業上的一籌莫展,經濟上的窘迫困頓一度讓辛芷蕾的狀態跌入了谷底,那個時候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該干什么該做什么,能夠做什么,甚至還產生了去找其他工作的想法。

恰在這時,《擁抱星星的月亮》這部劇把她內心里的那團火點燃了!

劇中女主夏明月在高考前夕輟學,一個人撐起整個家,為了養家糊口做過售貨員,擺過地攤,終于通過努力擁有了自己的飯店。這和辛芷蕾的親身經歷不是很像嗎?

“我和夏明月的經歷真的太像了,我一定要爭取到這個角色。”這是辛芷蕾看完劇本后對自己說的一句話。

于是她找了各種方法,各種途徑去面試。

第一次見導演,她強烈地表達了自己的意愿,并把自己的親身經歷講給他聽,希望通過這些故事告訴導演,自己真的很想演這個角色,也特別適合。

導演拗不過她,讓她試了一段戲,就讓她回去了。

但她并不想就這樣輕易放棄,又找機會去面試。

第二次,她厚著臉皮主動要求試了三次戲,當著導演、制片人、所有演員的面激動訴說著自己對這個角色的渴望,這個劇本簡直就是為她量身定制的。

她骨子里的不服輸打動了導演丁黑,最終爭取到了女主明月的角色!

然而這部戲并沒有紅,好在她的演技受到了大家的認可。之后她為了爭取表演的機會,每年都要參加幾十場到幾百場的面試。

終于她等來了電影《長江圖》,也是這部戲給了辛芷蕾極大的鼓舞和動力,從那之后,她不再像以前那樣糾結了,突然有一種越活越明白了的感覺。

2016年《長江圖》拿到了柏林電影節“銀熊獎”,連好萊塢演員梅里爾·斯特里普都曾公開表示,雖然《長江圖》已經拿到獎,但她更想因為辛芷蕾的表演多給《長江圖》一個獎。

能夠得到國際大腕的盛贊,她的事業理應是一番新的局面,遺憾的是依舊沒有任何起色。

一轉眼她都30歲了,事業上一無所有,感情上更是空白,每天都在看不到希望的狀態中度過,直到接下《繡春刀2》之后,這種狀況才稍微好起來!

“黑紅”路線

盡管她演技精湛,十分敬業,各方面條件都很不錯,但真正讓她火起來的并不是自己的作品,而是綜藝節目《演員的誕生》。

節目中,辛芷蕾和舒暢搭檔出演的《金枝欲孽》引發了不少網友的關注,在戲外也引發了不少“戰火”。

作為評委的宋丹丹在場上給舒暢投票,回頭又在微博上給辛芷蕾道歉,“現場距離太遠,細節看不清楚,很容易被劇情帶跑了。回家電視上看,辛芷蕾演的真好。對不起!”

這波操作令大眾非常不解,更是將此次爭議推向了高潮,而辛芷蕾在輸掉比賽后毫不謙虛的態度也繼續引起網友的熱議。

可以說,在舞臺上舒暢是贏家,但就曝光度而言辛芷蕾略勝一籌,而這正是她想要的!

在兩人的排練過程中,舒暢就忍不住吐槽辛芷蕾不斷地給自己加戲,從一開始,辛芷蕾就塑造了一個很拼很想勝出的形象。

對戰結果出來之后,舒暢勝出,但在賽后采訪中辛芷蕾說不覺得自己會輸,不覺得舒暢的表演有多好。反觀舒暢的采訪:這是一個公平的競爭。一貫的不卑不亢、大方得體、中規中矩。

兩相對比,辛芷蕾的回答更犀利,喜歡的人會為她鳴不平,不喜歡的人也會反感這也太狂了吧。

話題爭議熱度都有,自然曝光度和熱度都往她那邊傾斜。總之,從綜藝的角度來說,辛芷蕾贏了!

更重要的是,她把自己想紅的決心和信心再次地傳遞給大眾,這就為自己創造了一個噱頭!

而此舉,就起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

上完《演員的誕生》后,辛芷蕾有一次下飛機遇見了來接機的粉絲大為吃驚,原來自己也有粉絲了啊!

當然,熱度背后辛芷蕾也承受了一定的壓力:“網上很多人罵我,你狂什么狂?情商太低了這個人,怎么做演員!第一次被罵得這么慘,但那時候心態還挺好的,想有人罵總比沒人關注我強,挺好。那時候你們罵了半天,認可我的演技就行,別的不管了。”

走紅之后的她戲約越來越多,資源也越來越好,《如懿傳》中腹黑狠毒,可憐又可恨的異國貢女金玉妍;《怒晴湘西》中明艷動人、英姿颯爽的紅姑娘;《慶余年》中聰慧仗義的北齊圣女海棠朵朵!

嘗到甜頭的辛芷蕾發現“黑紅”路線好像才是最適合自己的一條路,便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

《演員的誕生》帶給辛芷蕾的不止是事業上的走紅,還給她帶來了意外的收獲!辛芷蕾和翟天臨因節目結緣,不久之后翟天臨身陷“學術造假”的風波中,就在有人猜測辛芷蕾會不會和翟天臨分手的時候,兩人不僅沒有分,反而更勝從前。

在此前的多次同框中,二人一前一后都會保持一定的距離,但在風波發生之后,辛芷蕾反而小鳥依人地挽著翟天臨,沒有任何偽裝地走在街頭,如此高調地出現在鏡頭前面,并且毫不避諱地上熱搜,這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呢?

想紅心切?辛芷蕾想紅的欲望被寫在臉上,如今有一個擺在眼前的話題人物為何不抓牢呢?

無論是接受網友的祝福還是面對惡劣的評論,對辛芷蕾來說這都是一個難得的暴漲話題,但憑她一個人難以完成。再說了明星與明星談戀愛1+1>2的恒定定理這是不爭的事實,對于翟天臨和辛芷蕾這樣沒有話題的演員更是如此,只要能紅,誰又在乎和誰捆綁在一起呢?

紅,才是辛芷蕾的終極目標!

3月8日,辛芷蕾發微博為某品牌做廣告,配文稱,“不會用香水的女人沒有未來,今天和我一起,邂逅你的幸運。”

沒想到,微博發出去沒多久,網友便集體“圍攻”辛芷蕾,說她“歧視女性”。

受不住網友的狂轟濫炸,她連忙刪掉微博重發,這次的文案改成了“沒有調料包的方便面沒有靈魂。對自己好一點,面想吃就吃,調料包愛放不放,三八節快樂!”

沒想到網友還是不買賬,百般挑剔,從簡單的幾個字中意會出惡意。

無奈的她只好再次刪掉微博,并附上一段解釋:“本來想表達的是,女同胞們活得精致精彩些,沒想到產生歧義。抱歉抱歉,啥也不說了,我再去復習下語文……”

在節日的大好契機里,借兩次品牌代言炒翻了熱度,雖然吃了個“沒文化”的虧,但平日里兇兇的她道歉的誠意十足,又刷了一波好感,不得不說手段高明!

結語

辛芷蕾說:“人都生而平等,都有選擇自己命運的權利。你可以相夫教子,安貧樂道,也可以志存高遠地拼搏奮斗。但是,一定不要欺騙自己,一定想清楚自己要的人生是什么樣的,到底什么才是自己真實的欲望。”

即使辛芷蕾現在還不是她口中的“國際巨星”,還離一線女星有段距離,但她依然是我們眼中的拼命三娘,依然是那個不斷奔跑的勇者!

有欲望、有野心并不丟人,真正丟人的是你碌碌無為,還安慰自己平凡可貴!

#辛芷蕾#、#翟天臨#

作者:一帆

責編:zeria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