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廣用兵最牛之處,只有簡單的4個字,別人卻學不來

漢武帝年間,大漢朝強勢崛起、遠征匈奴的時候,立下不世之功的衛青和霍去病隨之彪炳史冊。

有人輝煌,就有人落寞。三朝老將李廣跟匈奴打了一輩子仗,終于等來了漢軍強勢出擊的時候,自己卻被邊緣化,苦無立功的機會。年過六旬的“飛將軍”最終不堪受辱,自刎而死。

李廣劇照

衛青和霍去病領兵打仗各有其特點,衛青愛惜士卒,老成持重;霍去病勇猛彪悍,擅長長途奔襲的“閃電戰”。但霍去病比較任性,經常把吃不完的糧食和肉整車丟棄,卻無視餓著肚子的士兵。

李廣生前的地位與衛、霍天差地遠,但他在歷史上的知名度卻超過了前者,小學課文中“李廣射虎”的故事家喻戶曉。當然,李廣不僅是一個世間罕有的神箭手,他用兵的能力也很厲害,有勇有謀,從某方面來說要超過霍去病。

霍去病劇照

李廣一生與匈奴大小戰斗70余次,取敵首級的戰功卻始終沒有達到封侯的標準。在漢景帝年間,漢軍對匈奴只是被動防御,后來李廣有機會主動帶兵出擊,往往是以寡敵眾,在茫茫大漠作戰,難以取勝。

早年李廣擔任上谷太守的時候,和匈奴騎兵打仗以“力戰”聞名,非常勇猛。典屬國公孫昆邪很擔心他陣亡,流著淚對漢景帝說,“李廣的本事和勇氣天下無雙,可他打仗太逞英雄,這樣下去恐怕會戰死!”

于是李廣被調到了別處,先后在好幾個邊郡做過太守,可他對敵還是那樣勇猛。

匈奴

更令人嘆服的是李廣的膽略。《史記》記載的匈奴“射雕手”事件,和《三國演義》里諸葛武侯的空城計有異曲同工之妙。

那是李廣在上郡當太守的時候,漢景帝派了個中貴人(近臣)到李廣的軍中熟悉戰事,大概是為了“鍍金”。因為有李廣的地方,匈奴一向占不了便宜。不過,這個中貴人卻差點掛了。

有一天,中貴人帶著幾十個騎兵到邊境巡邏,遠遠看見了三個匈奴騎手。中貴人立刻帶著部下沖向敵人。誰知這三個匈奴人箭術極精,漢軍還沒追上,就被對方一箭一個射殺殆盡。中貴人也受了傷,狼狽逃回了李廣的軍營。

李廣問明情況,說你們遇見的是匈奴的射雕者,也就是神箭手。漢軍損失幾十人,中貴人都掛了彩,此仇怎能不報。李廣決定親自追殺那三個射雕手。他只帶了一百多個騎士前往,以應對突發情況。

配圖

中貴人帶路,李廣的騎兵小隊追上了射雕手。他命令騎兵左右包抄,自己彎弓搭箭,射死了兩個匈奴人。最后一個被俘。

漢軍剛把匈奴射雕手綁上馬準備帶走,不遠處突然出現幾千匈奴騎兵。但對方以為李廣的小股部隊是誘餌,沒敢沖過來,趕緊上了山坡列陣。匈奴大軍害怕,李廣的一百多騎兵更是十分驚恐,想逃回去。

李廣告訴大家,不能跑,一跑就完了,敵人大隊騎兵追來射箭,誰也逃不了。李廣鎮定自若,反而帶著部下靠近敵人,在山坡不遠處停下,命令漢軍下馬休息。匈奴騎兵疑神疑鬼,也不敢過來。

李廣像

一個匈奴將領向前靠近了一些,李廣立刻帶著十幾個人迎上,一箭將其射死。匈奴更是認定附近有漢軍的大部隊埋伏,不敢來犯。雙方從日暮時分僵持到夜半,匈奴騎兵趁著夜色溜了。

諸葛亮的空城計只是演義,李廣上演疑兵計嚇退敵軍卻是貨真價實的,非常兇險,又精彩絕倫。這在全世界軍事史上都堪稱典范。

漢武帝初期,名將程不識和李廣各自擔任邊郡太守防備匈奴,兩人帶兵的方式大為不同。程不識循規蹈矩,軍紀嚴明。他的部隊扎營時候戒備森嚴,夜晚有專人巡邏,擊“刁斗”(打更)保持警戒狀態;軍中的文書工作繁瑣而細致。

李廣卻不這樣,他的軍營看起來紀律散漫,士兵可以在營地里自由活動,也沒人打更。至于軍中的文書,李廣更是能省則省。不過匈奴從沒有機會偷襲李廣的部隊,因為他也會遠遠派出騎兵放哨。

比起來,匈奴人更畏懼“飛將軍”李廣的膽略。李廣坐鎮右北平的時候,匈奴數年間不敢進犯。

程不識雖然不認可李廣帶兵的方法,卻說李廣的部下“樂為之死”,意思是跟隨李廣的士兵都心甘情愿為他力戰而死。

那么,李廣是如何讓部下對他死心塌地的呢?首先李廣不愛財,每次得到賞賜的財物,全都分給麾下,自己分文不留。這一點歷史上的不少名將都可以做到。

第二點就比較難了。李廣對士兵的愛護程度非同尋常。《史記》記載,每次在荒野中吃喝成問題的時候,遇見水源,李廣必定等所有將士都喝了水,他才上去喝;如果有一個士兵沒吃東西,他也不吃。

此外,李廣對待士兵不嚴苛,人人樂意跟隨他。這種帶兵方式,大概也只有李廣能做好,千古名將當之無愧。

參考資料:《史記》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