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維雖未曾王維雖未曾上陣殺敵,但是這首《老將行》卻寫出了大唐

王維的一生寫過很多詩歌,人們最耳熟能詳的便是他創作的田園詩,如《山居秋暝》、《鳥鳴澗》等。

縱觀王維的人生歷程,他曾奉旨出塞,到過茫茫大漠,寫下了大漠孤火煙直,長河落日圓的邊塞風光。

在唐玄宗二十五年,也就是公元737年,36歲的王維被任命為監察御史,在涼州河西節度使幕下任節度判官。

王維在邊塞度過了一段真正的軍旅生活,他深入軍營,了解并慰問大唐將士。在這期間,他也發現在軍營中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于是他便將其寫成一首詩,名為《老將行》。

我們今天,不妨探究這首《老將行》這首詩。

少年十五二十時,步行奪得胡馬騎。射殺中山白額虎,肯數鄴下黃須兒!一身轉戰三千里,一劍曾當百萬師。漢兵奮迅如霹靂,虜騎崩騰畏蒺藜。衛青不敗由天幸,李廣無功緣數奇。

詩的開篇,便引用了漢朝大將軍李廣的典故。在他二十五歲的時候,可步行奪取匈奴敵軍的戰馬,可見其作戰的勇猛。

盧綸曾寫過一首《和張仆射塞下曲》,其文曰:

林暗草驚風,將軍夜引弓。平明尋白羽,沒在石棱中。

詩中的將軍指的便是飛將軍李廣,當年他射殺山中白虎,成為了人們心中的大英雄。

接下來,王維又引用了曹操的兒子曹彰的典故。

曹彰跟隨父親南征北戰,戰功無數。論功行賞的時候,他卻將所有的功績和榮耀都給了屬下。

這兩個典故告訴了我們真正的老將,不僅需要智勇雙全,還要德才兼備。

老將在戰場上勇猛殺敵,縱橫戰場三千里,一劍能當百萬雄兵,漢軍將士作戰迅猛,如霹靂弦驚一般將敵人殺伐。老將也成通過智慧和計謀將敵軍兵馬擊垮。

當年的漢朝大將軍衛青即便打了敗仗,漢武帝尚能安撫并鼓勵他,但是李廣卻沒有那么幸運,一生征戰沙場,到頭來不但沒有獎賞,反而受罰導致自盡身亡。這難道都是他們的命數嗎?

自從棄置便衰朽,世事蹉跎成白首。昔時飛箭無全目,今日垂楊生左肘。路旁時賣故侯瓜,門前學種先生柳。蒼茫古木連窮巷,寥落寒山對虛牖。誓令疏勒出飛泉,不似潁川空使酒。

這一段描寫了老將被遺棄后的清苦現狀。

曾經為國殺敵的將士,如今已經頭發花白,成了衰朽的老者。

當年老將提刀射箭,可以百步穿楊,如今久不拉弓,雙臂就如同生了瘍瘤。更可悲的是,他們已經是花甲老人,卻還要為生計奔波,到路邊賣瓜種田。

至于他們的住處更是凄涼,從陋室的窗子可以看到對面寥落的寒山,幾乎沒有客人和朋友到訪,真是感受一陣心酸。

即便這樣,這些老將仍然沒有就此頹廢,而是渴望能夠像后漢名將耿恭那樣,置之死地而后生,而不學前漢潁川的灌夫,沒有軍職后,便開始發牢騷酗酒。

賀蘭山下陣如云,羽檄交馳日夕聞。節使三河募年少,詔書五道出將軍。試拂鐵衣如雪色,聊持寶劍動星文。愿得燕弓射大將,恥令越甲鳴吾軍。莫嫌舊日云中守,猶堪一戰取功勛。

唐朝雖然是一個國力強盛的國家,也是一個戰爭不斷的朝代。

賀蘭山一帶陰霾沉沉,陣戰如云,告急的軍書日夜頻傳。使臣去地方招募青年士兵入伍。而曾經征戰沙場的老將再也坐不住了,他們將刀擦的锃亮,并練起了劍法。

后來借用漢代將軍魏尚的典故。

魏尚曾任云中太守,并深得軍心,匈奴不敢犯境,由于上報朝廷殺敵的數字與實際不符,被削職為民。郎中署長馮唐為其抱不平,當面向皇帝直諫,后來才官復舊職。

可以說,王維的這首詩形象地表現了老將的風采,也為老將打抱不平,是一篇難得的奇文。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