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去病苛待士兵,毫不體恤將士疾苦,為何其部隊卻能碾壓匈奴?

無論古代還是現代,中國還是外國,從軍都是一個艱苦的行當,尤其是在靠冷兵器貼身肉搏的古代,人們多是為了活命去投軍、或者被強迫征軍,哪有那么多愛國情懷,戰場上拼命廝殺的理由只是為了活下去,期盼著足夠幸運的話,能建功立業、光耀門楣。

漢朝時期依舊實行軍功爵制度,士兵可以通過戰場上收人頭,加官進爵,衛青就是最好的例子,奴仆出身,韜光養晦十余年,首次征討匈奴,就旗開得勝,得封關內侯。之后數次掛帥,都大勝而歸,爵位、官職、封地越來越豐厚,成了漢武帝時期的第一將軍。姐姐做了皇后,自己成了駙馬,衛氏一族顯赫一時。

作為普通士兵來講,立下衛青這樣的戰功不太現實,如此一來,選擇站隊就很重要,跟著厲害的統帥,常勝的隊伍,立功受嘉獎的機會更多,生活也會更好些。

毋庸置疑,霍去病的隊伍就是這樣一支戰績斐然的虎狼之師。霍去病也算是將門虎子,雖然年輕,打仗的功夫可不是蓋得,可貴的是善于打破古法,用兵以奇,敢打硬仗,能打硬仗,漠北之戰封狼居胥,風頭不亞于舅舅衛青。

能跟著霍去病,操練雖苦雖累,但打了勝仗有封賞,能建功立業,有了這種欲望支撐,士兵自然能同仇敵愾、奮力殺敵。

再者,人都有偶像情懷,喜歡聽從真正有能力人的號召,軍人更是如此,一個酒囊飯袋上司,即使天天好酒好食的收買士兵,士兵也很難真心臣服。而像霍去病這樣年紀輕輕,卻能屢立奇功的英雄式人物,即使苛刻,在軍中的威望也很高,更容易贏得士兵的敬佩。當時能在霍去病麾下,于士兵而言,本身就是一種榮耀,這種榮譽感下,士兵作戰怎會不英勇。

話說回來,霍去病從小在舅舅和姨母的照拂下長大,出身顯貴又年少有為,難免性格上有些囂張乖戾,不似衛青那般大度寬仁,操練士兵肯定頗為嚴格,打罵責罰之事在所難免,可為一軍主帥者也不至于如后人詬病的那般不堪。

據史料記載,漢武帝因渾邪王降漢之事犒賞霍去病,霍去病說這不是他一人之功,全體將士也有功,故而將漢武帝賞賜的一壇子佳釀倒入泉水中,讓將士共飲此酒,共享皇恩浩蕩,將士們喝著山泉水,肯定是嘗不出漢武帝的美酒是什么味道,卻能感受到將軍愛護軍士的拳拳之心,備受感動。

由此可見,霍去病不是一個窮兵黷武的軍二代,作為主帥,他深知恩威并重的馭人之道,平日里操練勢必要嚴酷,只有那樣才能訓練出虎狼之師,可該收買人心的時候也不能含糊。

有人將霍去病射殺手下將領李敢,作為他虐待士兵的證據,其實也是有失偏頗的,霍去病之所以殺李敢,是因為李敢將父親李廣之死怪罪在衛青頭上,下黑手打傷了衛青,衛青知道了沒有追究還幫忙隱瞞,霍去病知道后非常生氣,一方面心疼自己的戰神舅舅,要知道衛青在霍去病心里的分量簡直是在神壇,另一方面打傷舅舅的還是自己的部下,覺得自己御下不嚴,李敢太不把自己放眼里,愧疚又憤怒,才在圍獵之時射殺了李敢。

漢武帝對此事是心知肚明,李敢好歹也是名門之后,漢武帝卻沒有追究霍去病的過錯,除了不想得罪衛氏一族,也有覺得李敢有錯在先的的因素。要是他知曉李敢傷衛青之事,也會追究李敢的罪責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