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北之戰—霍去病封狼居胥,衛青憾失單于,李廣迷路原因早已注定

漠北之戰屬于漢武帝與匈奴伊稚斜單于的戰略決戰,雙方的目標也都很明確,西漢的目的是合圍單于,而匈奴的目標是誘殲漢軍。最終西漢取得了全面的勝利,伊稚斜單于差點死于亂軍之中。經此一役,西漢基本上打通了絲綢之路,而匈奴則徹底失去了漠南。

首先需要簡單了解一下此役的經過。漠北之戰時,衛青和霍去病各自率領了5萬騎兵深入漠北,其中衛青手下人才濟濟,包括:李廣、趙食其、曹襄,公孫敖,兵出定襄;而霍去病則帶了大批匈奴降將,兵出代郡,讓我們看一下行軍路線圖:

漠北之戰行軍路線圖

先說衛青,衛青得知單于位置后,自領精兵疾進,行千余里,穿過大漠,與早已布陣的單于本部接戰。并令李廣、趙食其從東路迂回策應。衛青本部經血戰擊潰匈奴軍,此時李廣、趙食其部本應當與衛青本部會師,合圍單于。結果這個倒霉蛋卻迷路了,導致合圍失敗,單于突圍逃走。無奈之下衛青只能派輕騎追擊,最終殲敵一萬九千人。可以看出,衛青面對的是匈奴主力,基本上是以少對多,戰法也很正統,以武剛車結陣,騎兵沖鋒,并及時抓住戰機兩翼迂回,簡直是教科書式的作戰模式,如果李廣沒有迷路,對單于合圍成功,能夠擊斃或擒獲單于,那么衛青這一路說是潑天大的功勞也不為過。可惜的是歷史沒有假設,李廣他偏偏迷路了,封侯的機會就此溜了過去,衛青一路未能全功,對匈奴主力也只能說是擊潰,而不能說是殲滅,這應該是衛青此役功勞不顯的主要原因。

漢軍騎兵陣列

再說霍去病,這是個天才將領,將騎兵閃擊戰的戰法發揮的淋漓盡致,大迂回、大穿插(是不是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單是這一條就足以使霍去病名留青史了。有史家稱,此后唐滅突厥,明滅北元都是霍去病戰法的復制。在此役中,霍去病僅攜帶少量的糧草,以戰養戰,驅使所俘獲的匈奴人為前鋒,跨過大漠,過河活捉章渠,誅殺北車耆王,又轉攻左大將雙,越過難侯山,渡過弓盧水,俘獲屯頭王、韓王等三人,將軍、相國、當戶、都尉等八十三人,斬首7萬于眾,左賢王和右賢王部幾乎損失殆盡,左賢王棄軍而逃。霍去病追殺至狼居胥山,封狼居胥,然后一路追殺至貝加爾湖才肯罷休。殺的匈奴哀嚎“失我焉支山,令我婦女無顏色。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封狼居胥''從此也成為中國武將的最高追求,后世也僅有東漢竇憲、大唐李靖、大明藍玉和朱棣能夠做到這一點。寫到這里,連小編我都已經忍不住熱血沸騰,大丈夫當如是也!借用班固的話來評價一下吧,“票騎冠軍,猋勇紛紜,長驅六舉,電擊雷震,飲馬翰海,封狼居山,西規大河,列郡祈連。”

霍去病封狼居胥

最后,聊一下那位迷路的倒霉蛋李廣,這老哥兒被稱為飛將軍,武藝也精熟,也得士卒愛戴,也有帶兵能力,也有深入大漠的勇氣,可以說該有的都有,怎么最后就落了個自殺的結局呢。小編認為,李廣失敗就失敗在帶兵作戰牽扯了太多個人恩怨。李廣此人和匈奴仇深似海,捉了匈奴人要么殺掉要么交于朝廷,自己從不保留,而且他也不會去信任匈奴人。但是在大漠作戰,對地形的熟悉至關重要,在沒有衛星導航的情況下一個好的向導有時候會決定戰局。李廣跟匈奴作戰時,基本不配備匈奴向導,導致對地形不熟,從而不是迷路就是中圈套,這是他悲劇的根源。

李廣

反觀霍去病,捉到的匈奴人,有二心者立斬,誠信歸順的就編入部隊,因此手下有不少匈奴騎兵,對地形的熟悉也是霍去病能夠實施騎兵閃擊戰的先決條件。那么霍去病如何去識別哪些是真心投降,哪些有二心呢,這個小編只能說,天才將領總有其過人之處,霍去病天生敏銳,這不是誰都能做到的,李廣不行,衛青也不行。因此當時只有霍去病的部隊擁有匈奴人的騎兵,這是獨一無二的。這是霍去病的本事,誰也學不來,我們要承認天才的存在!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