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榮耀》蒙恬大將軍背后的辛酸——你真的了解他嗎?

當世人津津樂道王者榮耀新出英雄蒙恬大將軍的威嚴肅穆外表和別具一格的召喚師技能時,也不應該忘記蒙恬抗擊匈奴的豪邁、孤身北上開發西北的艱辛以及他無奈自盡的辛酸。

蒙恬的出生相對于那個時代的大多數人無疑是幸運的。自祖父蒙驁從齊國投奔秦昭襄王嬴稷開始,再到父親蒙武戎馬征戰、掃滅六國,蒙氏家族已經作為秦國新興的軍功貴族與王氏家族共同成為秦帝國堅固的柱石、牢牢地占據著朝堂武將集團的一席之地。

而蒙恬也沒有辜負這份天生的幸運以及崇高門第所帶來的責任和期待。耳濡目染之下,蒙恬也在祖父輩等人的征戰生涯中學會沙場兵戈之道,練就了一身高超的武藝。日日打磨,期待著與祖父輩一樣從馬上獲取功名。

一開始,這位未來的大將軍也只是陪伴在秦始皇嬴政的左右,作為秦始皇對蒙氏家族重視、青睞的表現。順便憑借自己深厚的刑獄知識與胞弟蒙毅共同當任獄官,并負責掌管有關文件和獄訟檔案。也正是在當任獄官時剛正不阿的表現,蒙恬、蒙毅兩兄弟在得到秦始皇賞識的同時也得罪了未來的大宦官趙高,為自己的身死埋下了伏筆。

公元前221年,年輕勇武的蒙恬終于得以外放為將,開始了自己心心念念的戎馬征戰之旅。幸運的是,蒙恬趕上了統一天下的末班車,以攻陷齊國國都的功績為始皇帝完成了混元四海的夢想。就這樣,蒙恬雖然沒有在統一六國的戰斗中立下赫赫戰功,但卻積累了足夠的戰爭經驗,而他的才華也得到了秦始皇的認可。

正如肖申克的救贖中所說的名言一樣,有些鳥注定是不會被關在籠子里的,而蒙恬恰恰就是這種人。秦滅六國、天下統一之后,蒙恬并沒有被天下承平的表象所迷惑、困居在朝堂蠅營狗茍的政治漩渦之中,相反他選擇將目光投向塞外、開始在苦寒的西北發揮自己當初不曾被看見的光輝。

公元前三世紀,相傳是夏朝遺民西遷融合而成的草原匈奴部落開始崛起,并在形成“左右賢王、中央王廷”的組織結構后實力大增。

雖說匈奴崛起的初年為趙國名將李牧傾全國兵力大敗,損失慘重,但隨著兼并戰爭的加劇,各諸侯國逐漸將重心轉向國內,連李牧也被調往抗擊秦國西向。匈奴得以再次將覬覦的目光轉向南方,并逐步蠶食農耕與游牧民族的自然分界線。

蒙恬渴望建功立業,而驕傲的始皇帝自然不能夠容忍北地夷狄對自己神圣領土的侵占。君臣一拍即合,掀開了帝國的北伐之旅。

公元前215年,始皇帝以蒙恬為帥,統領30萬精銳秦軍北上河套。在黃河之濱,以步兵為主的秦軍與匈奴騎兵展開了一場生死之戰。蒙恬率領的秦軍以銳不可當的披靡之勢,在黃河上游再次擊敗匈奴各部大軍,迫使匈奴望風而逃,遠去大漠以北七百里。雖然史料沒有詳細的記載,但這些成就也足以讓我們幻想戰神李牧之后又一位絕世將才在數十萬人的大軍團戰役中以步兵軍團大破匈奴騎兵的盛狀。

然而,正如所有封建的將相王侯一樣,蒙恬的命運始終與雄才偉略的始皇帝緊密聯系在一起。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就在蒙恬屯兵西北、連接長城,幻想著秦帝國空前盛狀的同時,新興帝國的內部卻迎來了興衰成敗的關鍵轉折點。先是扶蘇進諫始皇帝休養生息為其不喜,被送到了蒙恬軍中接受歷練。后是秦始皇巡視各國卻以小兒扶蘇陪伴左右,在金屬丹藥和繁重政務下日益消瘦。蒙恬在心懷忐忑之下選擇了相信英明神武的始皇帝會做出正確的抉擇。

意外就在蒙毅外出祭祀山川祈福時出乎所有人的預料發生了。

始皇帝在沒有任何安排的前提下橫死在出行路線的目的地之一沙丘。隨行的丞相李斯、公子胡亥、中車府令趙高你望望我、我看看你不約而同地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聯手掩蓋,借此打擊政敵。當勒令自殺的消息從南方傳來幾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只有迂腐的扶蘇選擇了自殺。權衡再三的蒙恬抱著對始皇帝的幻想交出了兵權,被李斯的官吏囚禁在了陽周。但最終等來的卻只是二世皇帝的毒酒,而曾經威壓天下的始皇帝在死后也只能成為他人手中的砝碼,直至軀體的腐敗、發臭。

長嘆無奈之下,蒙恬也只能在心酸和沉重中抱著毒酒一飲而盡,結束了自己輝煌燦爛的一生,懷著對未來的無盡擔憂前往地底深處尋找故去的君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