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人開啟近代地理大發現,但二千年前,中國也有一次地理大發現

談及地理大發現,最廣為人知的是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十五世紀開始,因為奧斯曼帝國崛起,阻斷了絲綢之路,歐洲人為了尋找到達中國的新航線,進而掀起了近代地理大發現,發現了美洲新大陸,之后又持續了200年的時間,歐洲人基本探索了整個世界。

但鮮為人知的是,早在二千年前,中國漢朝時期也有一次地理大發現,盡管沒有“發現美洲新大陸”這樣的驚人成果,卻對中國周邊環境的了解,達到了一個新的歷史巔峰,甚至基本奠定了古代中國2000余年的地理觀!

漢朝建立之初,“四夷侵凌中國”,當時漢朝最重要的是增強實力,并沒有空閑探索世界。但漢武帝反擊匈奴之后,無論是戰爭需要,還是擴張需要,漢朝掀起了一輪地理大發現,并一直持續到東漢晚期。

西元前138年,漢武帝已有反擊匈奴想法,聽說大月氏與匈奴是世仇,本著遠交近攻、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原則,漢武帝派遣張騫出使西域,聯絡大月氏共擊匈奴。

張騫從長安出發,匈奴人甘父為向導,率領一百多人出使西域,因為大月氏打不過匈奴,已經西遷至阿姆河北岸,沒有向匈奴復仇的想法,所以漢武帝聯合大月氏共擊匈奴的計劃破產,但張騫尋找大月氏的過程,卻是一次地理探索與發現,先后探索了位于如今哈薩克斯坦的大宛國,位于阿富汗的大夏國,讓漢朝對西域地理有了一次較為詳細的了解。

之后漢朝西擴,首先得益于張騫“鑿空”西域的地理大發現!

出使西域過程中,張騫還有一個細微發現,推動了中國西南地區的地理大發現!

告別大月氏之后,張騫越過媯水南下,抵達大夏的藍氏城(今阿富汗的汗瓦齊拉巴德),途中無意中看見蜀地的特產邛竹杖和蜀布。張騫非常好奇,問“特產從何而來”,當地人告訴張騫是“本國商人和身毒(印度)國人貿易而來”。因此,張騫判斷認為:蜀地和印度有道路相連,而且距離不遠

回國之后,張騫建議漢武帝探索西南地區通往印度的道路,既能繞開匈奴與印度開展貿易,又能增強大漢國際影響力。隨后,漢武帝立即派人尋找,但最終受阻于昆明,因為昆明地區有一個“滇國”。一怒之下,漢武帝在長安西郊的上林苑中開挖溝渠,修建了一座昆明池,操練水軍,準備攻打滇國,史云“昆明池中有戈船,樓船各數百艘”。

西元前109年,漢武帝派遣巴蜀士兵攻打滇國,滇國滅亡,漢武帝在滇國舊地設立益州郡,云南中部與東部成為漢朝一部分。但由于從云南到印度的路線過于險惡,加上北方多次大敗匈奴,最終西南絲綢之路不了了之。

漢武帝從西南尋找進入印度的過程,其實也是一次地理大發現,是對西南地理的一次新認識。

在對北方的地理探索,最具代表性的是霍去病與蘇武。

西元前119年,漢匈爆發漠北之戰,霍去病直搗黃龍大破匈奴,更是“封狼居胥山,禪于姑衍,登臨翰海,執鹵(虜)獲丑七萬有四百四十三級”,但這幾乎是古代中國人至北的極點,前無古人后面鮮有來者。經此一戰,匈奴被漢軍在漠南蕩滌,匈奴單于逃到漠北,“匈奴遠遁,而漠南無王庭”。

需要注意的是,狼居胥山如今位于蒙古國首都烏蘭巴托東側,姑衍山如今位于蒙古國肯特山以北;翰海就是如今的俄羅斯貝加爾湖。霍去病一路出擊匈奴,其實也是一次地理大發現,讓中國人認識了北方地理。

蘇武牧羊的地點,就位于貝加爾湖湖邊,從長安出發,蘇武一路走到貝加爾湖,豈非是一次地理大發現?

總之,漢武帝時期的地理大發現,主要是漢匈之戰的驅動結果,與西方地理大發現是財富驅動結果不同。

西漢滅亡之后,東漢并未停下發現之旅,漢朝又迎來一次地理大發現。

西元97年,漢和帝永元九年,西域都護班超命令甘英出使大秦(羅馬帝國)。甘英使團從龜茲(新疆庫車)出發,西行至新疆喀什,越過帕米爾高原,經過烏茲別克斯坦費爾干納盆地、安息帝國都城、伊拉克等地,最后來到安息西方邊境的西海(今波斯灣)沿岸。

甘英本想繼續渡過波斯灣,尋找傳說中的羅馬帝國。但安息帝國不愿漢朝與羅馬直接聯系,除了不愿漢朝與羅馬直接貿易之外,也擔心羅馬與漢朝結盟一起瓜分安息帝國。因此,安息人忽悠甘英:“海水廣大,往來者逢善風三月乃得度,若遇遲風,亦有一二歲者,故入海皆賚三歲糧。海中善使人思土戀慕,數有死亡者。”安息人一口咬定需要坐船三年,并遇到各種危險,才能抵達羅馬帝國,于是甘英放棄了西行,留下了一段歷史遺憾,東西方兩個最強大國沒能直接外交聯系。

盡管甘英遺憾半途而廢,但卻是歷史上第一個抵達波斯灣的中國人!所過之路,就是漢朝對西方的地理探索與發現。

除此之外,漢朝還在南方、東方有過探索,但主要是延續了前人的步伐。

在東方,漢朝人終于知道了日本列島,往東是一片汪洋大海,是“絕幕”之地。南北朝期間,中國人再一次向東探索,沙門慧深發現了美洲新大陸,《梁書·東夷列傳》中記載“扶桑國者,齊永元元年,其國有沙門慧深,來至荊州,說云:扶桑在大漢國東二萬余里,地在中國之東。其土多扶桑木,故以為名。扶桑葉似桐,面初生如筍。國人食之,實如梨而赤,績其皮為布,以為衣,亦以為綿。作板屋,無城郭,有文字,以扶桑皮為紙。”如此種種,與五世紀的墨西哥非常吻合,因此后世學者判斷慧深第一個發現美洲新大陸。

在南方,漢朝人沿著古老的海上絲綢之路,沿著海岸線,一路向南探索。作為漢朝的延續,三國東吳孫權就曾派人有過海洋探索,通過馬六甲海峽,最遠到達斯里蘭卡,甚至印度。在此基礎之上,才有元朝汪大淵、明朝鄭和的下西洋壯舉。

可以說,中國封建王朝2000年來的地理觀,是在漢朝時基本奠定的,追根到底的說,應該是漢武帝時期基本奠定的,后世王朝只是在這個巨人的肩膀上略有突破。因此,對于漢朝與漢武帝,中國人不能不有敬意,漢武帝的“千古一帝”之譽實至名歸!

參考資料:《漢書》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