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霍去病齊名的東漢大將,打得匈奴幾乎亡國,卻被幾個小太監弄死

“匈奴未滅,無以為家也。”

這句著名的話出自《史記·衛將軍驃騎列傳》,說這話的人正是西漢名將,民族英雄——霍去病。

史書上記載霍去病善于用兵,17歲官拜嫖姚校尉,率領八百騎兵深入大漠,戰功赫赫,被封“冠軍侯”;19歲時親自指揮兩次河西戰役,大敗匈奴,被殺及投降的匈奴有近10萬人。

21歲時率騎兵5萬,深入漠北2000多里,殲敵7萬余人,封狼居胥。經此一戰,霍去病威震華夏,青史留名。

后世只要一說起名將,總是忘不了這位年輕的“冠軍侯”——霍去病。

但其實在東漢時期,也有這么一位“冠軍侯”,他也曾大敗匈奴,打得匈奴幾乎亡國,取得的戰功甚至比霍去病還要高,卻很少被人提起。

這位大將便是東漢名將——竇憲。

竇憲出生于東漢名門竇家,祖上兩代都是當官的,他的親妹妹還是漢章帝的皇后,就是竇皇后。憑著這層關系,竇憲開始在朝中擔任職務。

不久后漢章帝駕崩,漢和帝繼位,竇皇后升級成竇太后。和帝年幼,由竇太后臨朝聽政。竇憲也跟著水漲船高,升了官。

升官之后的竇憲開始膨脹,有點忘乎所以了。他開始在朝廷中安插自己的馬仔,然后又猛烈報復曾經傷害過自己的人。弄得朝廷上下人人自危,看見竇憲就怕得要死。

說起來這個竇憲在做官的前半期,還真沒干什么好事,光顧著爭權奪寵了。不過他生下來還是使命的,比如說打匈奴。

但他去打匈奴的原因卻比較奇葩,因為他做了一件蠢事,殺錯了一個人······

話說有一次都鄉侯劉暢來面見竇太后,倆人見了一次還不過癮,后來又見了數次面。這讓竇憲看在眼里就不舒服,他直接派了個刺客把劉暢給做了。

太后知道后,勃然大怒,直接把親哥竇憲給囚禁了起來。竇憲沒轍啊,就想著要干點什么事,將功補過。于是他把眼光瞄向了北匈奴,他向太后請求攻打北匈奴來贖罪。

竇太后允許,竇憲就帶著人馬跑進了大漠。在稽落山(今蒙古國境內)與北匈奴單于遭遇并展開了作戰。結果大破北匈奴軍隊,打得對方士卒潰散逃離,北單于逃跑。

竇憲沒有就此罷手,反而整頓軍馬,繼續追擊,共計斬殺敵軍一萬三千多人,俘獲牲畜百萬余頭,來投降的北匈奴部落有八十一個,前后二十多萬人。大勝之后,竇憲登上燕然山,刻石記功,宣揚漢家威德,這便是著名的“燕然勒石”,與“封狼居胥”齊名。

竇憲也因此迎來了人生中的高光時刻。

立下大功的竇憲回去之后,受到了百姓的熱烈歡迎,朝廷對他過去犯的事情也不再追究,反而任命他為大將軍,封武陽侯。

幾年之后,竇憲再派人出兵大漠,又一次打敗了北匈奴,斬首五千多個,逼得北單于不知逃往何處,北匈奴就這樣亡國了。

竇憲滅亡了北匈奴之后,名聲大振,再一次膨脹了起來,又開始胡作非為了。他把自己的親信都安插進了朝廷要職,把自己的對手都給殺了。使得整個朝政都把持在他手里。

這讓漢和帝看不下去了,有幾個小太監就向皇帝獻計,除滅竇憲一黨。于是,漢和帝乘著竇憲回到京城,把他關了起來,殺光了他的親信,收回了他的大將軍印綬,把他改封為“冠軍侯”。然后讓他回到封地去,再逼迫他自殺了。

一代東漢名將就此落幕。后世人們在評價竇憲時,總是著眼于他的種種劣跡,說他是外戚專權,玩弄朝廷的權臣,以至于他的歷史功績都被淡忘了。

但是,如果客觀的分析竇憲的生平,可以發現他對整個東漢王朝的貢獻是非常大的,他大破北匈奴,驅逐北單于,奠定了中國北疆的新格局,這是東漢光武、明、章三代的夙愿。所以竇憲的歷史功績不應該被抹殺。

問題:像竇憲這樣立下了不世之功的將軍,應該怎么做才能保全自己的性命和富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