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派蒙恬30萬大軍北擊匈奴,奪取的河南地在哪里?

河南,簡稱豫,位于我國中部,和陜西,山西、河北、山東、安徽、湖北接壤,河南因為歷史上大部分地區位于黃河以南而得名。在我國歷史上,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地名---河南地,不太熟悉歷史的朋友,乍看到這個地名,一定會和河南聯系起來。實際上,歷史上的河南地和河南相隔甚遠,二者之間除了名字比較相似外,基本上沒有什么太多的關系。

圖-位于黃河之南的河南地示意圖

熟悉地理的朋友對陰山山脈都不陌生,它橫亙于我國內蒙古中部,位于 “幾”字形黃河的上方。陰山山脈西起阿拉善高原,東至多倫以西的灤河上游谷地,包括狼山、烏拉山、色爾騰山、大青山、大馬群山等一系列東西走向的山峰。陰山山脈東西長約1200公里,主峰為狼山西部的呼和巴什格,海拔2364米。

陰山山脈平均海拔在1400米到2300多米之間,不算太高,但是陰山南坡陡降,直接砸在河套平原上,落差達千米。這種特殊的地形使得陰山南北氣候差異比較大。陰山以北干旱少雨、氣溫低;陰山以南則氣溫稍高、雨水要多一些。加上這里黃河比較平緩,河水易于灌溉,陰山以南的河套平原宜農宜牧,有“黃河九曲,唯富一套”說法。這里便是中原農耕文明和蒙古高原游牧勢力角逐的前沿 ,都欲得之。

圖-河套平原及周邊地形圖

春秋戰國時期,諸侯爭霸,秦國奮六世之余烈,公元前221 年秦始皇橫掃六國一統天下,開啟了華夏歷史上第一個大一統的王朝---秦朝。但雄才偉略的秦始皇并不滿足于此,繼續開疆拓土,南攻百越、北卻匈奴。公元前215 年,秦始皇派大將蒙恬率30萬大軍北擊匈奴,奪取河南地,公元前214年,蒙恬又渡河奪取黃河以北的高闕、陰山、北假中等地區。匈奴頭曼單于率眾北逃,史書記載“匈奴勢懾,不敢南面而望十余年”。秦朝在取得的河南地設了三十多個縣,陰山以南地區納入大秦帝國控制之下。秦朝為了抵御匈奴、鞏固在河南地的統治,在北方修筑長城和秦直道。

圖-秦朝北擊匈奴示意圖

因史書對河南地的記載過于簡略,河南地到底有多大范圍語焉不詳,不過我們卻可以從點點滴滴的描述中做出分析和大致的判斷。一般情況下,我們會粗略地認為,河南地就是河套平原黃河以南的地區。實際上,這樣說并不準確。一方面,這樣說太籠統,只說了北部邊界,根本沒法確定河南地的范圍。再就是以黃河為北界的說法,也不準確。

河套平原主要有三部分構成,前套、后套和西套。秦漢時期,黃河在后套平原的干流和今日有些區別,當時的黃河干流河道在北河,即如今的黃河支流烏加河,秦時河南地在后套平原的北界便是此黃河古道。后來隨著泥沙和狼山山洪沖積,使得河床抬高,黃河的干流南移。至于前套平原,之前為趙國領地,置九原郡和云中郡,趙國滅亡后,領地被秦繼承。也就是說,在秦朝時,前套并不是河南地的范圍。

圖-后套平原上黃河支流烏加河曾是干流

在蒙恬北擊匈奴前,秦和匈奴之間北部界線大致在秦昭襄王時修建的長城一線,河南地南界和東界大致以秦昭王長城為界,西起今甘肅省定西市岷縣,途徑固原、環縣、榆林等地,東至內蒙古鄂爾多斯市準格爾旗點素腦包。河南地的西界比較清晰,大致從甘肅蘭州榆中縣一帶開始,以流經甘肅、寧夏至內蒙古陰山山脈的黃河北流段為西界。綜合起來看,河南地的大致范圍就是從蘭州開始黃河北流段以東,秦昭王長城以北、以西,陰山以南趙國九原郡以西的這片區域。

圖-秦長城及河南地范圍示意圖

秦始皇取得河南地后,分兩次從內地遷徙人口約30萬至河套平原屯墾固邊。但是秦始皇死后,鎮守北疆的蒙恬也被秦二世胡亥賜死,秦始皇生前在北疆的布局被打亂,最終匈奴趁著秦末中原大亂之時,重新奪回河南地,雙方邊界基本上重新回到蒙恬北征之前,秦始皇和蒙恬所做的一切都付諸東流。

西漢建立初期,實力并不足以從匈奴手中奪回失地,河南地暫時被匈奴所控制。直到漢武帝時,衛青率軍長途奔襲,迂回至后套而后南下,出其不意發動進攻,一舉拿下匈奴樓煩、白羊部等河南地的土地。

圖-漢朝北擊匈奴示意圖

此后,漢武帝又花血本在后套平原這種當時一窮二白的地方建朔方城,置朔方郡,并遷徙山東貧民70多萬以墾殖戍邊,從此河南地納入漢帝國疆域之中。雖然成本很高,但是足見漢武帝的戰略眼光之深遠,因為河南地包括陰山對中原文明來說實在太重要。《九邊考》中也說過:“……故陰山為御邊要地,陰山以南即為漠南,彼(匈奴)若得陰山,則易以飽其力而內犯,此秦、漢、唐都關中,必逾河而北守陰山也。”

河南地作為內對一定范圍內區域的一個統稱,有些類似于“關中”、“河東”等,在河南地所覆蓋的地域慢慢由生地變成熟地,且分屬于朔方郡、上郡、北地郡等郡管理后,河南地這個特定時期的稱謂便逐漸退出歷史舞臺。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