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凱旋在子夜》,感情戲還是戰爭戲?更像是社會劇

筆者曾經看過一部描寫對越自衛反擊戰的小說,里面有一個軍校大學生面對自愿報名去戰場的同學侃侃而談:''“戰爭是人類歷史上最愚蠢的殺戮行為,參加戰爭就是愚蠢的表現”。在那部小說里,男主角給予了一個幽默的回擊,賣個關子,最后說。

之前一篇文章筆者回顧了1986年尤小剛拍攝的《凱旋在子夜》演員篇,這篇文章筆者就對這部電視劇的劇情回顧一下。

我們要帶著一個問題,《凱旋在子夜》是感情戲為主還是戰爭戲為主?

一、 三個人都沒有錯的感情戲

《凱旋在子夜》說是感情戲為主也不過分,畢竟接近三分之二的篇幅都和感情有關。劇情上簡單說就是:江曼和童川在北大荒相戀,童川入伍后失誤坐牢,他不愿耽誤江曼于是兩人分手。江曼被迫和軍官林大林談婚論嫁卻又放不下初戀,婚禮前夕林大林知道了一切,但林大林認為自己的感情被欺騙和侮辱了,他憤而退婚返回前線。童川立志用犧牲洗刷屈辱也加入戰場在林大林麾下并肩作戰。林大林犧牲后江曼決定參軍,童川和江曼兩人在戰場上卻互相回避,直到童川受傷雙目失明兩人才終于有情人終成眷屬。

那么在這段似乎存在三角關系但卻又不是三角戀的感情中,到底錯在誰呢?

筆者認為誰都沒錯,三個人的行為都遵從了自己的內心,但在最終的決定上又傾向于為對方考慮,這中間兩位男人的表現都堪稱爺們。

林大林接受不了江曼和童川的過去,更受不了自己不如一個勞改犯的現實,他選擇退婚。但筆者認為林大林似乎從表面上看很絕情而且在感情問題上鉆牛角尖,但事實上林大林一開始只是選擇推遲結婚,是戰爭的爆發最終讓他決定退婚的,他也是為了江曼的未來考慮。而到了戰場上林大林對童川的外冷內熱更是顯示出這位軍官的正直和可愛。

童川在自己坐牢之后就放棄了和江曼的可能,他回北京后面對江曼依然不愿意拖累她。甚至到了戰場上,林大林犧牲之后他依然回避自己和江曼的感情,這中間也有為江曼的將來考慮,畢竟他是隨時準備犧牲的。同時他和江曼心中都有對林大林的愧疚之心,這種愧疚連林大林的弟弟林小林都看不下去了。直到童川受傷雙目失明再也無法上戰場之后他才能正視自己的內心,這同樣是一位有情有義的男人。

因此《凱旋在子夜》中的感情戲不能等同于言情劇的婆婆媽媽,這種感情戲已經超越了單純的男歡女愛上升到更高的層次。

二、《凱旋在子夜》戰爭戲中的亮點

本劇的戰爭戲份和其他戰爭劇在立意上相差并不大,輕傷不下火線,面對犧牲視死如歸,首戰用我,用我必勝則是我軍一向的傳統。

《凱旋在子夜》的戰爭戲亮點則有兩個,一個是相對真實的反應了南疆前線貓耳洞的惡劣環境。童川所在五連住的還是比較大的貓耳洞,里面積水、潮濕、悶熱,很多戰士身上長瘡難以醫治等。

其實我們從南疆老戰士的回憶錄中可以知道,很多真實的貓耳洞環境比電視劇中展現的還要惡劣許多,本劇能展現出一部分已經是相當難得了。

本劇戰爭戲的另一個亮點則是在大戰前的戰場上,皎潔的月光下,士兵吹起口琴,女兵談起吉他,旁邊還有一條小狗,伴隨著月光和歌聲,戰士們享受著這難得的甚至是生命中最后的愜意和浪漫。這一段是整部電視劇的點睛之筆,也是最為感動觀眾的一段。

三、《凱旋在子夜》講的更多的則是社會

雖然現在說起《凱旋在子夜》來都稱贊該劇的戰場真實,戰斗場面宏大,但事實上在筆者看來,該劇更多的篇幅講的是社會而不是戰爭。

之所以筆者認為《凱旋在子夜》更是一部社會劇,這主要是體現在以下幾個人物和事件上。

林小林是林大林的弟弟,在北京城里有點兒胡同串子的潛質,但在林大林犧牲后他毅然參軍進了步兵學校然后到了南疆繼承哥哥的遺志,這個胡同串子的轉變和蛻化是一個正面的形象。

五連戰士王鋼牛和“萬元戶”李大亨,他們都遭遇了女友問題,而李大亨尤甚,他是一個八十年代讓人艷羨的萬元戶,但卻為了當兵的理想到了前線,輕傷不下火線最終犧牲在戰場上。而他的女友卻在他犧牲前向他討要每月兩百元的“等待費”。

楊團長在劇中有句臺詞:我們團里被女友甩了的軍官都有一打了!

面對保家衛國和犧牲,有的人選擇勇敢向前,有的人卻是選擇“權衡”。

劇中有一位北京大學的高材生“托翁”,他的思想其實就是和很多人不謀而合:“學歷和金錢”是硬通貨,熱血只是曇花一現。

在楊團長接受記者采訪時,有記者問前線的戰士月工資是不是很高。楊團長的回答很堅決:再多的錢也換不回來戰士們失去的胳膊和腿,甚至是生命。如果不是為了保家衛國,前線戰場哪怕鋪滿黃金也沒有哪個孫子愿意去。

現在看來也許該劇講的這么多負面思想似乎有些過分,事實上在八十年代的社會,一切事情都要用金錢去衡量的思想并不罕見,有些人甚至根本不理解也不愿意去了解南疆的那場戰爭,更何況真正的去參戰去流血和犧牲。

《凱旋在子夜》真實的反映了彼時社會上的一部分負面思潮,這并不是個例。就像筆者在文章開頭所舉的那個小說例子一樣。

那本小說的男主角是這么回擊他的同學的:“我非常想有人喊一聲“一二三”,然后所有人都放下武器大家坐下來聊聊。但是,這個口令該由誰來喊呢?”

事實上,只有在戰場上將挑釁者打疼了打怕了,對方才會愿意聽你喊的口令,如果大家都衡量個人得失不去反擊對手的挑釁和侵略,那你只有聽別人命令的份兒。

因此,筆者認為《凱旋在子夜》這部電視劇一個很重要的意義就在于真實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現象和思想,對于后世來說依然有教育意義。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