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都沒想到,這場“抗日援朝”之戰,竟間接誘發了明朝的覆亡

十六世紀末,被后世譽為豐太閣的豐臣秀吉完成了日本的統一。隨后,豐臣秀吉放眼世界,將目光瞄向了鄰國朝鮮,打算兼并遼東半島。

這“套路”是不是似曾相識?

沒錯,以朝鮮半島為跳板,然后入主中原,構建以中原為核心的“大東亞共榮圈”。在三百年后的《田中奏則》里,我們就能看出這兩批生活在不同時間段的小鬼子有著如出一轍的野心。

不過,在發動戰爭之前,起碼的國際禮儀還是要有的,日本并沒有直接入侵朝鮮,而是遞送了一份國書:“吾欲假道貴國,超越山海而直入于明使四百州溶化我俗,以施王政于億萬斯年。”意思很簡單:我想要進攻大明帝國,但我的軍隊得從你的領土開過去,能不能借個道?

哪個國家還沒發生過類似“假途滅虢”的典故?

當時的朝鮮統治者李昖不傻,所以他并不打算把道借給日本。殊不知,豐臣秀吉的國書只是“走個形式”,不管朝鮮方面同不同意,小西行長和加藤正清已帶著二十萬人馬開到了釜山。

看到密密麻麻的日本兵,朝鮮當局嚇壞了。不出一個月,大半朝鮮淪陷,兩個朝鮮王子淪為階下囚。眼看朝鮮半島就要成日本人的占領區了,李昖連忙求助于“天朝上國”——大明。

看到朝鮮的文書以后,滿朝文武都沒當回事。

明朝當局的思維比較簡單,和現在一些不了解日本戰國史的朋友一樣,把日本與朝鮮的戰爭當成了動輒幾千“村兵”亂斗的小場面。明朝派出了三千人馬,回應朝鮮的求援。

怎么樣?三千人馬夠足了吧?解決掉倭國還不是一盞茶的事兒?

三千人和二十萬硬碰硬,結果無疑是以卵擊石。大明援軍全軍覆沒的消息傳回朝廷,滿朝文武都驚呆了。萬歷皇帝立馬表示要重視此戰,委任他最信賴的大將宋應昌為“備倭經略”,李如松為提督,兵部尚書石星負責規劃,發動抗日援朝戰爭。

從大局上來看,萬歷皇帝做得不錯,起碼一個天朝上國的皇帝就該這樣,外圍屏障受到侵犯必須表現強硬。不過從細節上來看,萬歷皇帝沒什么遠見卓識,起碼在用人這一點上漏洞百出。

宋應昌是何許人也?

兵部侍郎。

然而,他的官職并不是靠本事實打實熬上去的,而是憑借一張三寸不爛之舌吹上去的。此外,他還十分篤信鬼神,就像信奉“五斗米道”的王羲之之子王凝之一樣,相信靠方士能借來十萬“天兵”擊敗日本鬼子。

這樣的人,豈能將他放在主帥的位置上?

主帥是廢物,負責統籌規劃的石星卻是個不折不扣的“主和派”。在開戰之前,他特地派了一名使者前往朝鮮,與日本人進行了交涉,交涉的內容自然是談判。

當時的大環境是怎樣的呢?

朝鮮半境已淪陷,如果明軍再不做出實質性的軍事行動,一旦朝鮮全境淪陷大明邊境將危如累卵。

唯一一個能挑大梁的,就是李如松。

李如松是名將李成亮的兒子,早年曾追隨父親駐守北疆,對東北一帶的地理因素了若指掌。可以說,如果萬歷皇帝任命的提督換成其他庸人,這場戰爭的結果就不堪想象了。

從萬歷啟用的這幾名將領里,我們就能看出萬歷將重點放在了“支援”上,而不是“討伐”。或許,連萬歷本人都沒考慮該與日本人作戰到底,還是見機和談。連萬歷皇帝都抱著這種思想,難怪李如松后期會變得首鼠兩端。

在援朝之初,李如松率領一支奇兵進攻平壤,靠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的戰術一次性打下開城、黃海、京畿、江源四道。在這一系列戰役中,我們可以看出李如松繼承了他父親的軍事天賦。不過,或許是因為這幾戰太過輕松,以至于李如松有些輕敵,因此他冒然地指揮主力軍強攻碧蹄館,在這里敗給了日本人。

從大局上來看,這場失敗無傷大雅,畢竟平壤大捷已經讓明軍處于有利地位。然而,對于李如松個人而言,碧蹄館的失敗是難以承受的,他的親兵大多死在這場攻堅戰里,以至于他再也不敢輕舉妄動。在明軍一勝一負的背景下,中日兩方準備坐下來談一談。當然,朝鮮方面并不期望大明和談,畢竟戰場在自家地盤,朝鮮方面生怕宗主國和談時會出賣朝鮮利益。

好在,和談的重點并不是朝鮮的一畝三分地,而是中日兩國的“封貢”。

“封貢”是什么?

簡單來說就是兩國之間的貿易活動。

自明中期以來,明朝的統治者便貫徹了“寸板不得入海”的原則,大范圍實施海禁。雖說這種政策限制了私人性質的貿易,但國與國之間的正常貿易往來并未受到影響。在嘉靖以前,日本人通過市舶司與大明進行了一段時間的貿易,獲利頗豐。然而,嘉靖時期發生了“寧波爭貢事件”,以至于中日貿易關系破裂。

沒法和大明官方進行貿易,但日本又舍不得中日貿易中巨大的利潤,這該如何是好?走私。既然是私人性質的貿易,自然是違背海禁原則的。所以,日本組織了不少針對大明海禁政策的私人武裝。由于這些私人武裝大多是由無組織無紀律的浪人、落魄武士組成的,所以他們在進行走私活動的過程中,還會劫掠中國沿海地區的居民。

是不是聽起來有點熟悉?

沒錯,他們就是倭寇。

在抗日援朝戰爭中,日本希望將中日貿易合法化提上日程:

一來,合法化的貿易比走私風險更小,利潤更高;

二來,借助兩國貿易,日本人可以深入中國內陸,獲取戰略情報。

于是,是否“封貢”成了大明滿朝文武都在考慮的難題。如果答應了日本人,顯然未來的隱患是無法預知的;若拒絕日本人,和談勢必無法繼續下去。

明朝君臣對封貢的思考,總共持續了三年。相比于未來不可預知的風險,萬歷皇帝和大臣們還是選擇了當下的安寧。于是,萬歷二十三年明朝派出了一支使團,不遠千里來到海外島國,冊封豐臣秀吉為日本國王。

表面上看,兩國構建了宗藩關系,豐臣秀吉亦對大明使者謙恭有禮,可事實上卻并不是這么回事。

因為,駐守在朝鮮半島的日軍仍盤踞著,且沒有退兵的意思。兩年以后,這些士兵再次發動了侵略戰爭。顯然,豐臣秀吉趁著和談的這兩年進行了策劃,重新擬定了入侵大明的戰略方針。別看在日本史上這位豐太閣像極了匡扶正統的治世能臣,但放在世界史來看他就是個背信棄義的小人!

萬歷皇帝這才意識到,什么“封貢”不過是日本人拖延時間的借口罷了。意識到日本人的狼子野心后,萬歷皇帝立馬加派兵馬再次遠征朝鮮,這次他啟用的全都是李如松這樣的主戰派。然而,畢竟豐臣秀吉有備而來,所以這次戰爭里日本人的攻勢十分兇猛,明軍只能勉強抵御無法反擊。這樣的膠著戰況持續了兩年,日本方面竟突然撤出了朝鮮半島。

氣勢洶洶的日本人為什么突然成了癟茄子?中朝聯軍百思不得其解。好在日本人已遠去,所以朝鮮重新接管了失落的城市,明軍在協助朝鮮完成建設后亦班師回朝。事后才知道,日本人之所以退出朝鮮,就是因為戰爭的始作俑者豐臣秀吉一命嗚呼,在朝鮮半島上的日本兵就像是沒頭蒼蠅一樣喪失了戰斗力,不得不撤回本土。

仗打完了,普天同慶的同時也該算筆賬了。

“七年之間,喪師十余萬,糜金數千鎰,善后之策,茫無津涯,律之國憲,其何以辭!”這是《明朝紀事本末》的作者谷應泰在書中給出的評價,從這里我們可以看到明軍死傷在十萬以上,耗費的軍費是以金本位“鎰”來計算的。

當然,這場戰爭根本不值得歌頌,因為明軍并未擊敗日軍,若非豐臣秀吉的死亡,恐怕雙方的拉鋸戰還要持續下去。《明史》中如是說道:“自倭亂朝鮮七載,喪師數十萬,糜餉數百萬,中朝與屬國迄無勝算,至關白死而禍始息。”所謂“關白”,說的就是豐臣秀吉。

站在后來者的角度來看,明朝底蘊雄厚,就算采取人海戰術也能把日本耗贏。不過,這場戰爭原本可以以更好的結果收場。倘若萬歷皇帝能夠啟用更優秀的人才,更果決地處理中日外交關系,肯定不會付出這么慘痛的代價。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場戰爭中明朝損失了大量人力物力,對遼東地區的控制力也逐日下降。若非如此,建州女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崛起。歷史是一個怪圈,誰都沒想到這場抗日援朝之戰,間接誘發了明朝的覆亡。

參考資料:

【《明史》、《田中奏則》】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