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小學文化的農民,卻造出諸葛亮的“木牛流馬”,現已獲得專利

《詩經》有載:“靡不有初,鮮克有終。”開始做一件事情并不難,然而能夠堅持做一件事情的人卻少之又少,而世上能夠取得自己想要成就的人,往往是堅守初心的人。

在當今社會,人們常常把一個人的能力與他的學歷掛鉤,如果一個人有一定的學歷,那么不管他做什么,人們總是愿意相信他能夠做出一番事業;可是如果是一個沒有拿得出手的學歷,只念到小學的人,那么人們評價他時,往往會認為他成不了什么大事。

然而,盡管以學歷評價人的社會風氣難以更改,可是這也并不表示這樣的風氣就是對的。除了看一個人究竟能夠做什么,其他的東西都只是身外之物,不足以拿來評判一個人。

近段時間,來自吉林大崗子村的李景陽卻忽然火了,當然,他并不是靠著扮丑或是獵奇來讓觀眾注意到他。一時間,來到村子里采訪李景陽的人無數,究竟是怎樣的一件事,讓那么多的記者從城市來到鄉間采訪這樣一位農村人呢?

李景陽是一位村里的老木匠,這次引起人們廣泛關注的原因,是因為他花費了八年的時間研制出了“木牛流馬”。李景陽的發明不僅贏得了當地村民的認可,還獲得了國家專利,由此可見,李景陽的發明不容小覷。

很多人都以為,發明幾乎成為了高學歷科學家們的專利,仿佛每一項發明都應該誕生在實驗室里。然而李景陽卻完全顛覆了我們這些略顯世俗的認知,據悉,李景陽一輩子沒上過什么學,小的時候念書只念到六年級便再也沒有踏進過課堂。

盡管如此,從少年時代開始,李景陽就對于機械物理擁有極高的興趣,在上學的時候,他就在科學課上學到過一些知識,后來他沒能繼續上學,而是成為了一個木匠,整日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從二十多歲開始,李景陽就一直在從事木匠工作,隨著現代化社會的發展,機器逐漸取代了許多人力,就連木匠也逐漸在人們的生活中隱身,李景陽有時常常擔憂,木匠是不是就要消失在我們這一代。

談及為什么會想到制作“木牛流馬”,李景陽則表示其實這還是源于一次偶然。那天,他忽然看到一個電工因為研發出一個機器人而獲得了大獎,這一下忽然激發了向來喜歡搞發明的李景陽。既然別人可以搞發明獲獎,為什么自己不去試一試呢?早年間,李景陽曾在《三國演義》中讀到了關于“木牛流馬”的描述,而且他一直十分崇拜諸葛亮,于是他下定決心,一定要親手發明一個現代版的“木牛流馬”。

為了制作這項發明,李景陽開始在生活上縮衣節食,原本家里就只有一畝三分地,如今要制作木牛流馬,家里的經濟重擔一下子扛到了妻子的肩上。李景陽很是感激妻子對他的付出,除了在研究上愿意花錢,對自己他總是十分吝嗇。后來,家里了先是投入了五萬塊的資金,最后錢不夠,李景陽還背上了一萬塊的外債。在當地許多村民看來,李景陽整天不工作,就是在瞎折騰,什么木牛流馬,在他們看來就是沒事找事。

盡管村里的人對李景陽有萬分的不理解,可李景陽卻并沒有就此放棄,相反,別人對他多一分懷疑、不信任,他就多一分自信、堅定。

轉眼間,八年時間悄然過去,李景陽的“木牛流馬”終于全部打造完成。據了解,“木牛”的身高達1.4米,長為2米。“流馬”的身高為1.2米,身長為2.16米。“木牛流馬”通體呈褐色,讓人一看便聯想到大地。他的頭部全部是木制品雕刻而成,其余身體的一些關鍵部位則是由鐵制品制成。

“木牛流馬”作為一個現代工藝的產品,不僅從古人的作品中汲取許多經驗,還具有很多現代特征。譬如,“木牛流馬”的動力主要依賴電,每一次充電過后,基本可以保障兩個小時的使用時間。在使用效果方面,“木牛流馬”無論是轉彎、前進都十分的靈活,速度更是可以與真馬相比。

在“木牛流馬”制作完成之后,原先那些質疑的聲音也就隨之消散。李景陽的發明更是成為了當地的一道靚麗的風景線,不僅當地的村民喜歡去看看,就連許多外地人也會特意駕車來到他們村,就是為了親眼目睹李景陽的“木牛流馬”。

李景陽雖然沒有什么文化,可是他知道,在現在這個社會,知識產權保護是十分重要的,于是他還特意為自己的發明申請了國家專利。后來,據李景陽說,有兩家來自北京、深圳的公司聯系上了他,想要出錢購買李景陽的知識產權。可見,“木牛流馬”的成功發明,不僅為他贏得了榮譽,也為他帶來客觀的經濟收入。

從李景陽的人生經歷我們也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在這個世界上,每當我們想做什么事情的時候,難免會遭到非議,然而這對于我們來說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是否能夠堅守住自己的內心,一直堅守著自己當初的信念,為了自己的理想刻苦奮斗。如果可以像李景陽一樣,不顧他人的看法,一心一意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么我們一定會迎來雨后彩虹。

參考資料:《湘潭日報》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