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將固倫和孝公主嫁給豐紳殷德,是為了女兒好,還是為了和珅

古代皇帝都善于隱藏他們的真實情緒,太喜歡的、或者是太討厭的,都不能放在臉上。但乾隆皇帝卻是個例外,無論是對嫡妻富察皇后、對兒女們,還是對大臣,他都秉承著“愛就大聲說”的行事風格。

都說乾隆皇帝將固倫和孝公主就近嫁給寵臣和珅的兒子豐紳殷德,是因為舍不得讓小女兒嫁去蒙古外藩。可在乾隆朝,那些嫁給蒙古王公子弟的公主們,都是與額駙一起留住京師,并不需要遠走他鄉、住到婆家去。

乾隆皇帝將庶出的和孝公主,破格封為“固倫公主”,并讓年輕英俊的豐紳殷德做公主額駙,似乎是為了女兒好,但反過來想,這何嘗不是乾隆對和珅的一種偏愛呢:因為寵愛和珅,所以,恨不得將自個家最好的,都賞給和珅。

而和孝公主與豐紳殷德的婚姻,或許并沒有大家所想象得那樣美滿幸福。

01

固倫和孝公主,是乾隆皇帝最小的孩子,也稱十公主,出生于乾隆四十年(1775年)正月初三。誰能想到,24年后,和孝公主的生日,便成了她父親乾隆皇帝的忌日。

和孝公主的母親惇妃汪氏,是都統四格的女兒,雖然是內務府包衣出身,但卻是內務府世家,不算是出身很差。惇妃出生于乾隆十一年(1746年),比乾隆皇帝小了整整35歲,都可以給乾隆皇帝當孫女了。

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十一月十六日,和孝公主還未出生,乾隆皇帝就將汪氏由惇嬪冊封為“惇妃”。

冊封惇妃。命大學士舒赫德為正使,理藩院尚書署禮部尚書素爾訥為副使,持節冊封惇嬪汪氏為惇妃。

——《清實錄·乾隆朝實錄·卷之九百七十一》

可見,惇妃無論生下的是兒子、還是女兒,對于已經63周歲的乾隆來說,都是值得慶賀的事,因為,這是他乾隆還“老當益壯”的最好證明。第二年正月,和孝公主出生。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五月二十日,年僅5周歲的和孝公主,就被乾隆皇帝指婚給了和珅的兒子。指婚的同時,乾隆皇帝還給女婿改名為“豐紳殷德”。

戊戌,諭曰:尚書和珅之子,賜名豐紳殷德,指為十公主之額駙。賞戴紅絨結頂,雙眼孔雀翎,穿金線花褂,待年及歲時,再派結發大臣舉行指婚禮。

——《清實錄·乾隆朝實錄·卷之一千一百七》

《清皇室四譜》中記載,豐紳殷德生于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比和孝大4歲。被指婚的時候,豐紳殷德也才9周歲。

根據清朝大臣姚遠之記載,“豐紳”這個詞,在滿語中有“福澤”的意思。乾隆皇帝的親外孫,即福隆安與和碩和嘉公主所生的兒子,名字原本叫濟倫,乾隆皇帝給加上了“豐紳”二字,改名叫“豐紳濟倫”。

豐紳濟倫,本名濟倫,豐紳二字,上所加也。豐紳,清語有福澤之謂也。

——《竹葉亭雜記·卷一》

乾隆皇帝給和珅兒子的名字中,用了與自己外孫名字中一樣的2個字,可見,他還真沒把和珅當外人。

都說和珅是少有的美男子,豐紳殷德作為和珅的兒子,比起那些蒙古王公家的兒子,自然長得要精致得多。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當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乾隆皇帝“愛屋及烏”,他對和珅非常滿意,對和珅這個兒子,當然也是越看越喜歡。滿意到實在是賞無可賞,只好將自己的寶貝女兒,賞去和珅家了。

子豐紳殷德,號天爵,善小詩,俊逸可喜,尚和孝公主。

——《清稗類鈔·門閥類》

和孝公主被指婚后一個月,即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六月二十一日,乾隆皇帝將從李侍堯那兒沒收上來的一處房產,賞給和珅,作為今后和孝公主在婆家的住處。

戊辰。諭所有李侍堯入官中一所房屋,著賞給和珅,作為十公主府第。

——《清實錄·乾隆朝實錄·卷之一千一百九》

乾隆皇帝給女兒的婚房,卻被給到了和珅的手里?更何況,公主才5周歲,這離出嫁還早著呢。 

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八月二十六日,乾隆皇帝下旨,從今往后,固倫公主乘坐金頂轎,和碩公主乘坐銀頂轎。但和孝公主,也被允許乘坐金頂轎。

諭:向來固倫、和碩公主,俱乘坐銀頂轎。嗣后,固倫公主著乘坐金頂轎,和碩公主仍著乘坐銀頂轎。十公主著加恩,亦乘坐金頂轎。

——《清實錄·乾隆朝實錄·卷之一千二百六十三》 

這個時候的和孝公主,還不是“固倫公主”,但是,乾隆皇帝迫不及待地想讓小女兒享受到固倫公主的待遇。

4個多月后,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正月十八日,乾隆皇帝正式封12周歲的和孝公主為“固倫公主”。

茲公主年已十三歲,朕之幼女,生質端莊,天性敏慧,溫和篤厚,朕優愛之。本年又值及笄吉禮,著加恩晉封為固倫公主。所有指婚一切應行禮儀,該部即查例,遵照辦理。

——《清實錄·乾隆朝實錄·卷之一千二百七十三》

庶出的“和碩公主”被封為“固倫公主”,和孝也不算是唯一的特例。乾隆的七公主,即和靜公主(令妃所生),也是被破格封為“固倫公主”。但七公主被晉封的很大原因,是她的額駙博爾濟吉特氏拉旺多爾濟,是漠北蒙古喀爾喀親王成袞扎布的兒子。喀爾喀親王成袞扎布的父親策凌,當年曾娶康熙皇帝的女兒——固倫純慤公主。但成袞扎布不是固倫純慤公主生的。

又諭曰:七公主,本年下嫁成禮,著封為固倫公主。所有應行典禮,著該衙門照例辦理。

——《清實錄·乾隆朝實錄·卷之八百五十》

而令妃的另一個女兒——和碩和恪公主,出嫁時就沒有被封為“固倫公主”。即便后來嘉慶皇帝即位,也沒有追封這位親姐姐為“固倫公主”。這可能也是因為,和恪公主的額駙扎蘭泰的地位,比起蒙古喀爾喀親王,還是差了那么一截。

可再尊貴的蒙古親王,在如日中天的和珅面前,又差了一截。乾隆皇帝估計是覺得,給和珅一個“和碩公主”當兒媳,太拿不出手了,要給就給個頂配——“固倫公主”。所以,公主本身的地位,與其額駙家的地位,其實是相輔相成的。

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閏五月初二,和孝公主下嫁前幾個月,乾隆皇帝又下旨,讓和孝公主出嫁后,與那些嫁去蒙古外藩的固倫公主,拿一樣多的俸祿。

按照規定,嫁去蒙古外藩的固倫公主,有1000兩銀子的年薪。但如果固倫公主出嫁后是留在京城的,年薪就要少很多,只有400兩銀子。之前富察皇后所生的固倫和敬公主,雖然嫁的是蒙古科爾沁達爾漢親王羅布藏袞布的兒子——色布騰巴勒珠爾,但公主與額駙一直都住在京城,不過,乾隆皇帝還是讓和敬公主拿1000兩的俸銀。現在,乾隆皇帝為了體現公平,就讓和孝公主出嫁后,也拿1000兩銀子。

丁亥。諭,凡下嫁外藩固倫公主,例支俸銀一千兩。如系在京居住者,即照下嫁八旗之例支給。從前和敬固倫公主,雖系在京居住,而俸銀緞匹,仍照外藩之例支領,年久未便裁減,是以降旨,仍許照舊關支。今和孝固倫公主,系朕幼女,且在朕前承歡侍養,孝謹有加,將來下嫁后,所有應支俸祿,亦著一體賞給一千兩,以昭平允而示嘉獎。

——《清實錄·乾隆朝實錄·卷之一千三百三十》

02

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十一月二十七日,14周歲的固倫和孝公主正式下嫁給18周歲的豐紳殷德。

都說和孝公主與豐紳殷德婚后感情很好,但真實的情況如何,真不好說。歷朝歷代,娶公主能幸福的駙馬,還真找不出幾個。

而對于和珅家來說,別說皇帝是嫁個女兒過來,就是送進來個阿貓阿狗,那也是御賜的,作為臣子,也得恭恭敬敬地將其供著。

事實也是如此,在這段婚姻關系中,和孝公主始終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禮親王昭梿的《嘯亭續錄》中有說,豐紳殷德仗著父親和珅得寵,行為驕縱,和孝公主便教訓他:“你父親受我父親的恩惠,不但不知道感恩,還變本加厲地收受賄賂,我都替你們擔心。再這樣下去,你們家遲早要完蛋,到時候還會連累到我。”

時駙馬恃和相勢頗驕縱,公主曰:“汝翁受皇父厚德,毫無報稱,惟賄日彰,吾代為汝憂。他日恐身家不保,吾必遭汝累矣!”

——《嘯亭續錄·卷五》

昭梿說豐紳殷德是“恃和相勢”。這就意味著,對于豐紳殷德來說,“和珅兒子”這個身份,比“固倫額駙”的身份還吃得開。

《嘯亭續錄》中還記載著,有一次下大雪,豐紳殷德看到滿院子白茫茫的積雪,一時興起,就跑去玩雪。這樣一個童心未泯的舉動,在和孝公主看來,卻是“玩物喪志”:“你都這么大了,還玩這種小孩子的游戲,太不長進了。”嚇得豐紳殷德趕緊跪下,向公主請求原諒。

一日積雪,駙馬偶弄畚鍤(běn chā)作撥雪戲,公主立責之,曰:“汝年已逾冠,尚作癡童戲耶?”長跽(jì)請罷乃已。

——《嘯亭續錄·卷五》

從和孝公主與豐紳殷德的日常,還真沒看出來他們夫妻有多情深。這哪是娶媳婦,簡直是娶個媽回來(親媽都未必不讓兒子玩雪)。

不過,顯然豐紳殷德在討主子歡心這方面,得了和珅的真傳。不管他內心是怎么想的,至少在別人看來,這對夫妻是非常相敬如賓,連嘉慶皇帝都說:公主與額駙向來“和睦”。

朕亦素知額駙與公主和睦,誣妄實屬顯然。

——《清實錄·嘉慶朝實錄·卷之一百十八》

可惜,這對恩愛夫妻的人設,在和珅被嘉慶皇帝賜死后,也就崩塌了。

嘉慶八年(1803年)八月,公主府原先的長史奎福,控告豐紳殷德,說他整日在家勤練武藝,想要伺機替父報仇,還說他想要毒死和孝公主。而最過分的是,豐紳殷德被揭發,在乾隆皇帝國喪期內,與侍妾行房,致使這名侍妾生下一個女兒。

諭內閣,前據緼布奏,和孝公主府內已革長史奎福呈控,額駙豐紳殷德,演習武藝與父報仇,并欲毒害公主,及將侍妾帶至墳園,于國服內生女各款。

——《清實錄·嘉慶朝實錄·卷之一百十八》

雖然經查明,前2項罪名是捏造的,但最后一項“在國服內與侍妾生女”的罪狀,卻是抵賴不掉的。

嘉慶皇帝原本就是看在和孝公主的份上,在處置和珅一家的時候,不但沒有將豐紳殷德一擼到底,還在嘉慶七年(1802年)十二月十七日,賞他民公品級。

因念固倫和孝公主,亦應一體錫予恩施。著將豐紳殷德,賞給民公品級,仍在散秩大臣上行走。俾公主同深歡感,以示朕篤念推恩之至意。

——《清實錄·嘉慶朝實錄·卷之一百六》

豐紳殷德在為乾隆皇帝服喪期間與侍妾生女,這無疑是打了和孝公主的臉。但嘉慶還是留了豐紳殷德一命,只是讓他在家中圈禁。

豐紳殷德并無謀為不軌之事,毫無疑義。其罪惟在私將侍妾帶至墳園,于國服一年內生女,實屬喪心無恥。前已降旨,將伊革去公銜及所管職任,仍著在家圈禁,令其閉門思過。

——《清實錄·嘉慶皇帝實錄·卷之一百十八》

史料中,有同治三年(1864年)十一月初三,戶部題為“為片查有無撥給固倫和孝公主之長女奩(lián)資地畝之案事致內務府”的奏折。可見,豐紳殷德與侍妾生的這個女兒,后來應該是記在了和孝公主的名下。

嘉慶十二年(1807年)十二月,豐紳殷德又被復授予伯爵。嘉慶十五年(1810)四月十三日,豐紳殷德病重,為了給他沖喜,嘉慶皇帝又賞他公爵銜。可是,豐紳殷德最終還是在嘉慶十五年(1810)四月十七日去世,年僅39周歲。

《清史稿》中記載,豐紳殷德死時沒有兒子,所以,是由和珅弟弟和琳的兒子——豐紳伊綿(也寫作豐紳宜綿)承襲了“輕車都尉”的職位。

(豐紳殷德)尋卒,無子,以和琳子豐紳伊綿襲輕車都尉。

——《清史稿·卷三百十九·列傳一百六》

《清實錄》中記載,道光三年(1823年)十二月二十日,道光皇帝賞給和孝公主的兒子富那二品頂戴。

賞和孝公主子輕車都尉富那,二品頂帶。

——《清實錄·道光朝實錄·卷之六十三》

道光十二年(1832年)正月二十四日,道光皇帝又委任和孝公主的兒子福恩為散秩大臣。

賞和孝公主子福恩,委散秩大臣。

——《清實錄·道光朝實錄·卷之二百四》 

富那與福恩,應該是同一個人。戶部尚書禧恩,在道光十二年(1832年)正月二十四日,有遞上題為“奏和孝公主養子輕車都尉福恩請差折”。奏折中的內容顯示,道光三年十二月,即和孝公主去世百日后,道光皇帝有賞福恩二品頂戴。到了道光十二年,福恩已經年滿18歲,所以,應該另外再賞差事了。

道光三年十二月和孝公主養子福恩戴孝百日,已賞給二品頂戴。現已年滿十八歲,請皇上賞差。

——《奏和孝公主養子輕車都尉福恩請差折》

因為豐紳殷德沒有兒子,所以,和孝公主便將這個福恩,收為養子。

有說和孝公主與豐紳殷德生過一個兒子,但在嘉慶二年(1797年)早夭了。那還真有些奇怪。前面說過,固倫和敬公主的兒子、以及和碩和嘉公主的兒子,都是乾隆皇帝給親自起的名字。和碩和恪公主生的是女兒,公主去世后,乾隆皇帝將外孫女指婚給了科爾沁卓哩克圖親王恭格喇布坦的兒子——琳沁多爾濟。

又諭曰:科爾沁卓哩克圖親王恭格喇布坦之子琳沁多爾濟,今將九公主之格格指配與伊為婚。琳沁多爾濟不必俟其及歲,即賞給伊應得一等臺吉職銜,仍賞戴花翎。

——《清實錄·乾隆朝實錄·卷之一千一百六十一》 

依和孝公主的受寵程度,乾隆皇帝不可能不對和孝的兒子有所表示,更何況,這還是他的寵臣和珅的孫子呢。但史書中并沒有相關記載。或許這個早夭的孩子,如同那個侍妾所生的女兒一樣,并不是和孝親生的,只是記在了和孝公主這個嫡母的名下。

有些人將和孝公主子嗣少,歸咎于公主身邊的管事嬤嬤,說是在清朝,額駙與公主必須要花錢賄賂嬤嬤,才能獲得同房的機會。這些都只是《清朝野史大觀》中的記載,正史中并沒有如此說法。而《清朝野史大觀》中的內容,也是錯漏百出。

《清朝野史大觀》中說:清朝二百年來,只有清宣宗(也就是道光皇帝)的大公主與她的額駙符珍,感情深厚,生下子女8人,這還是因為大公主在婚后,有進宮向道光皇帝告狀,說自己的保母不讓她見額駙。

清之公主,子女眾多而又夫婦相得如民間者,二百年來,僅清宣宗之大公主與其夫符珍耳。

——《清朝野史大觀·公主受保母之虐待》

而根據《清皇室四譜》中記載,道光皇帝的大公主,即孝慎皇后佟佳氏所生的端憫固倫公主,還沒到出嫁的年齡,就在嘉慶二十四年(1819年)十月二十日早夭了,年僅6周歲。

道光皇帝那些活到成年的女兒中,排在最前面的,是孝全皇后所生的皇四女壽安固倫公主。這位公主嫁給了蒙古奈曼部博爾濟吉特氏頭等臺吉——德穆楚克扎布。

道光皇帝所有出嫁的女兒,都沒有嫁給什么叫符珍的。這個符珍,是咸豐皇帝的長女——榮安固倫公主(麗妃生)的額駙。榮安固倫公主也沒有與符珍生過8個孩子,因為榮安公主出嫁才一年,就因為得天花去世了,年僅19周歲。

所以,《清朝野史大觀》中所謂“公主被保母阻擾,才和丈夫感情不好”的說辭,是假的。能夠掌管公主身邊事務的,必定是公主的奶媽、或者是從小服侍公主長大的管事嬤嬤。對于皇室子弟來說,這些奶媽、嬤嬤,是比他們親生父母還要親的人。試問,有哪個母親不希望自己女兒婚姻美滿的,怎么可能會阻撓額駙與公主同房,這不是鼓勵額駙出去花天酒地嗎。

這種政治聯姻,外面的人也就看個熱鬧,至于關起門來怎么樣,也只有當事人自己最清楚。

豐紳殷德去世后,和孝公主守了13年的寡,于道光三年(1823年)九月初十日去世,年僅48周歲。

結束語

乾隆皇帝將寶貝女兒嫁去最喜歡的臣子家,初衷應該是好的,可惜,他點的鴛鴦譜,并沒有給女兒帶來幸福。

結婚這種事,不見得挑選余地越大,獲得幸福的機率就越高。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