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誅殺藍玉,只是因為他囂張跋扈嗎?這個人的死其實才是關鍵

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明朝爆發了藍玉案。在這場驚天大案中,不僅大將藍玉被誅殺,許多功臣名將也被牽連,受此案被株連殺戮者超過1.5萬人,整座京城因此血流成河。

藍玉的罪名是謀反,然而這只是莫須有的罪名,要說藍玉真正犯了什么罪,可能就是四個字:囂張跋扈。藍玉跋扈是事實,他居功自傲,目無法紀,不僅縱容家族子弟為害鄉里,還因一點小事就炮轟喜峰關。

可是,朱元璋誅殺藍玉,真的只是因為他囂張跋扈嗎?應該說,有這層因素,但這絕不是藍玉案爆發的根本原因。藍玉囂張跋扈不假,但當時的武官有幾個不跋扈?更何況藍玉戰功彪炳,是守衛明朝邊疆的重臣。而且,藍玉還是朱元璋的兒女親家,與朱元璋沾親帶故,若是因為他跋扈,朱元璋就將他誅殺,未免太過小題大做。

朱元璋是無情無義的梟雄不假,但他不是傻子,若是沒有更加深層次的原因,朱元璋不會誅殺藍玉,更不會掀起大案,株連一萬多人,連傅友德、馮勝這樣的公侯也不放過。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讓朱元璋痛下殺手,不惜讓整座京城血流成河,也要誅殺藍玉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恐怕與太子朱標有關,換句話說,正是他的死,才導致朱元璋對藍玉等人舉起屠刀。

朱標是朱元璋的嫡長子,也是他最寵愛的兒子。朱標出生時,朱元璋正在率軍攻打南京城,他得知朱標出生的消息以后,興奮不已,跑到一座山上題字:“到此山者,不患無嗣”。(《明史》)

能讓這位征戰沙場多年,性格陰沉內斂的梟雄興奮到溢于言表,可想而知他對于長子朱標的重視。也正是對嫡長子的重視,讓朱標自降生起,就被朱元璋當作繼承人培養。朱元璋自立吳王時,就將朱標立為世子,他稱帝以后,又立刻將朱標立為太子。而且朱標還請來宋濂等名儒,讓他們悉心教導朱標。

中國古代的帝王大多忌憚太子權大,按理說朱元璋這樣疑心大的人應該更為甚之,但是對于太子朱標,朱元璋卻不遺余力的扶持,絲毫不擔心他的權力過大。朱標被立為太子以后,朱元璋一股腦的往東宮里塞人,他任命李善長為太子少師,徐達為太子少傅,常遇春為太子少保,馮勝為右詹事。可以說,朱元璋幾乎將開國功臣都交給了太子,并讓他們輔佐太子。

朱元璋外出征戰時,皆以太子朱標監國,一切事務由太子決斷。朱元璋回來以后,連朱標批示的奏章都不看,足以可見他對于太子的信任。

事實上,太子朱標的確是一位合格的繼承人。朱標品性純良,性格寬仁,《明史》評價他說:“太子為人友愛。秦、周諸王數有過,輒調護之,得返國。有告晉王異謀者,太子為涕泣請,帝乃感悟。帝初撫兄子文正、姊子李文忠及沐英等為子,高后視如己出。帝或以事督過之,太子輒告高后為慰解,其仁慈天性然也。”

朱元璋治國嚴厲,朱標卻好以仁政,等到朱元璋百年以后,朱標即位,明朝即可天下安定。這是許多人的共識,包括朱元璋,所以他一直在給朱標留能臣干將,以輔佐他治國。藍玉就是其中之一,洪武晚年,許多開國功臣皆已身死,藍玉是武將中的領軍人物,而且他還屬于極力擁護太子的一派。

藍玉是常遇春的妻弟,而常遇春又是太子朱標的岳父,所以按照輩分,藍玉是太子妃的舅父。朱標在世時,藍玉就不遺余力的維護太子的儲君地位,他看出燕王朱棣覬覦皇位,故多次與燕王發生沖突。從這一點來看,藍玉對太子朱標是忠心耿耿的,而對太子忠心,就相當于是對朱元璋忠心。所以,如果朱標沒有英年早逝的話,朱元璋大概率是不會殺藍玉的,畢竟藍玉本就是太子強大的助力之一,朱元璋提拔他,就是為了留給朱標平定北元。

可是,天有不測風云,太子朱標視察陜西回來以后,竟抑郁而死。太子朱標的死,對于朱元璋的打擊是巨大的,這意味著他數十年的付出,全部付諸東流。而對于藍玉來說,太子朱標的去世,更是滅頂之災。

藍玉、馮勝、傅友德等人是朱元璋留給太子朱標的班底,但不是朝廷的班底,他們可以對能力出眾的朱標馬首是瞻,但朱元璋難以相信他們可以同樣對年幼的皇孫朱允炆忠心耿耿。

對于藍玉來說,自太子朱標死后,他就已經陷于萬分兇險的處境。朱元璋是想將皇位傳給皇孫朱允炆的,但是朱允炆年幼,在朝中沒有威信,即使藍玉可以口口聲聲保證對朱允炆忠心,朱元璋也不會放任他這個手握重兵的大將成為威脅。而藍玉又是朱棣死敵,所以就算朱元璋想將皇位傳給朱棣,他藍玉也難逃一死。

朱標一死,這位戰功赫赫、手握重兵的藍玉大將軍,對于朱元璋來說,就已經是一枚棄子了。可是這位大將軍偏偏還不自知,行事跋扈,口無遮攔。

洪武二十六年,錦衣衛指揮蔣瓛告發藍玉謀反,不管這件事是真是假,對于朱元璋來說,這都是一次天賜良機。朱元璋不僅借機誅殺了藍玉,還將傅友德、馮勝等一眾功臣全部鏟除,以致于“元功宿將,相繼盡矣”。所以說,藍玉的死,是咎由自取,但更是造化弄人。

參考資料:

《明史》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