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為人處世有多厲害?呂不韋、霍光和張居正做不到的事他能

關于諸葛亮的故事估計很多人都能說上一二個,識天象借東風,八卦陣,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似乎沒有什么可以逃脫得了他的神機妙算。

實際上神機妙算的確讓人羨慕,讓你學,你未必真的學得會,因為這除了努力之外,天分同樣十分重要。

但有一樣,我們的確可以借鑒學習的,那就是諸葛亮的處事之哲學。

有沒有朋友想過這樣一個問題,諸葛亮權傾蜀漢,為什么能善終?還能做到人走茶不涼?

比諸葛亮早的西漢權臣霍光權傾天下,權力大到換掉皇帝,但霍家在霍光死后被滅族。比諸葛亮晚的明朝內閣首輔張居正,輔助明神宗朱翊鈞最后累死。結果呢?死后不久就受到清算。

詔盡削居正官秩,奪前所賜璽書、四代誥命,以罪狀示天下,謂當剖棺戮死而姑免之——《明史·列傳·卷一百零一》

有人說霍光,張居正面對的是整個天下,諸葛亮面對的只是巴蜀沒有可比性,那我再選一個人,那就是呂不韋。呂不韋生活時期的秦國并沒有統一天下。

呂不韋做了一場大買賣,最后成了秦國的相邦,結果呢?被秦始皇逼令自殺。

呂不韋、霍光,張居正,諸葛亮四個人共同的特點就是都是先輔助先主,然后再輔助幼主,唯有諸葛亮是得到善終而且子孫依舊受到重用的。

他們四人除了權傾一方之外,還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力挽狂瀾的能臣,呂不韋為相邦時,秦國災禍頻頻,蝗災和疾疫頻發,呂不韋依舊能做到內治亂外拓疆土;霍光將被漢武帝玩的瀕臨破產的西漢從邊緣拯救過來;諸葛亮在劉備兵敗,蜀漢家底掏空,內部混亂,最后整理的井井有條;張居正推行“一條鞭法”,采取“考成法”管理官吏,鑄就了“萬歷中興”。

他們的能力和擁有的智慧同樣不需質疑,但為什么只有諸葛亮是個例外?

這樣一比較,諸葛亮的處世之學的確是很多值得借鑒。

一、位高不忘形,約束自己

劉備生前說過這么一句話。

謂亮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

雖然這句話有很多種不同的理解,但起碼劉備給諸葛亮的權力肯定是大的。

劉備跟劉禪說:汝與丞相從事,事之如父

但是諸葛亮有沒有真的拿自己當劉禪的相父呢?

沒有!相反,他十分的謹慎,比如北伐之前上《出師表》,第一次北伐失敗而回,他上書請罪,自貶三級。有人說這是作秀,因為大權還在,但起碼表達一種姿態,一種對劉禪的尊重,同時表達權力是屬于劉禪的,我還得服從你的管理。

相反這3位就沒有這么謹慎了,呂不韋成了秦始皇的“仲父”,他并沒有怎么把秦始皇放在眼中,他送嫪毐入宮,結果和太后生了兩兒子,嫪毐控制宮中權力,自己握著外面的權力,秦始皇親政想拿回權力,他不放。

霍光做的更過份,每一次漢宣帝和霍光在一起的時候,漢宣帝都感覺如芒刺背。后來換成張安世,漢宣帝就覺得一陣輕松。

張居正管教萬歷皇帝,讓明神宗朱翊鈞感到恐懼和害怕。

試想想看,臣子能夠讓皇帝到害怕或者恐懼的地步,那么皇帝能對臣子感恩嗎?

有人說那是劉禪性格好,不恨人,這種觀點是錯的。

劉禪恨一個人,但這個人不是諸葛亮,是董允。

后主常欲采擇以充后宮,允以為古者天子后妃之數不過十二,今嬪嬙已具,不宜增益,終執不聽。后主益嚴憚之——《三國志·蜀書·董劉馬陳董呂傳》

董允死后,劉禪就開始恨了。

自祗之有寵,后主追怨允日深——《三國志·蜀書·董劉馬陳董呂傳》

但諸葛亮死了,劉禪雖然禁止大臣奔喪,但沒有到恨的地步。

二、不戀財,過普通生活

諸葛亮不戀財,他為相這么多年,沒有多少財富,這個在他的傳記中寫的一清二楚。

臣在外任,無別調度,隨身衣食,悉仰于官,不別治生,以長尺寸。若臣死之日,不使內有余帛,外有羸財,以負陛下——《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

呂不韋有錢嗎?這是一位富甲天下的大商人,他不戀財嗎?他能過上普通生活嗎?估計難度挺大。

霍光家富有嗎?

賞賜前后黃金七千斤,錢六千萬,雜繒三萬匹,奴婢百七十人,馬二千匹,甲第一區——《漢書·傳·霍光金日磾傳》

這還只是皇帝賞賜的,其他的更加不用說了。

家中的情況呢?

廣治第室,作乘輿輦,加畫繡茵馮,黃金涂,韋絮薦輪,侍婢以五采絲挽顯,游戲第中——《漢書·傳·霍光金日磾傳》

張居正生活怎么樣呢?光從那座需要幾十人抬的大轎就可以知一二了,他要求年少的萬歷生活要克制節儉,你說能不招恨嗎?

三、約束自己身邊之人

諸葛亮對自己身邊之人約束的很好,有功提拔,有罪就處罰,比如自己的好友馬謖有違節制,他流著淚處罰馬謖。他的《誡子書》開頭幾句就是: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

這個和張居正不一樣,他是說到做到。張居正是說到做不到。

《誡子書》是給自己的子輩,可見他對自己身邊人約束還是很厲害的。

呂不韋對身邊人約束嗎?光看他送給太后的嫪毐就知道一二了。

霍光更加是敗筆連連,他的子孫都飛揚跋扈,霍顯為了能讓自己的女兒當上皇后,不惜毒殺漢宣帝的元配許皇后。

我們再來看一下霍光底下的一個奴仆的表現就知道霍光家族到底怎么囂張。

兩家奴爭道,霍氏奴入御史府,欲蹋大夫門,御史為叩頭謝,乃去。——《漢書·傳·霍光金日磾傳》

一個奴仆連御史都可以不放在眼中,誰給的膽子?

結語:

諸葛亮雖然居高位,但是他一直很清醒,沒有被權力熏倒,保持清醒的頭腦,不但約束自己,而且約束與自己有關系的相關之人。正應了《道德經》中的一句話,重為輕根,靜為躁君。是以君子終日行不離輕重

正因為諸葛亮的持守,諸葛亮的兒子諸葛瞻依舊受到劉禪的信任和寵信,劉禪還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他為妻。張居正死后四天,萬歷皇帝就開始清算;霍光死后三年不到就被誅滅族;呂不韋最慘連個善終都做不到。

呂不韋,霍光,張居正顯然沒有做到這句話,所以“君子終日行不離輕重”后面還跟著一句: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輕則失根,躁則失君。

這就是此3者失敗的根本原因。

人都道財富好,權勢好,卻不知道:

持而盈之不如其己;揣而銳之不可長保;金玉滿堂莫之能守;富貴而驕,自遺其咎。功遂身退,天之道——《道德經第9章》

部分圖片源自網絡,涉侵刪!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