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為何棄馬而坐車指揮打仗?其中玄機只有司馬懿知曉

《三國演義》中,最負盛名的寶馬:一號是“人中呂布,馬中赤兔”二號是劉備的“的盧”又叫“賽夫人”,三號是曹操的最愛叫“絕影”,這些駿馬中的寶馬在歷史上確實真真切切的存在。然而,蜀漢丞相諸葛亮在民間的形象總是羽扇綸巾,行軍打仗是坐在一輛普通得跟貧民一樣的四輪車上呢?難道是不會騎馬?不愛騎馬?或是沒有找到比“赤兔”更好的馬兒而寧缺勿濫?還是講排場、耍酷?答案都是否定的。其中的玄機何在?當時,可能只有司馬懿知道。

在古戰場冷兵器時代,坐下有寶馬是戰場取勝的重要因素之一。試想一下,當年的萬人敵張飛三次叫板單挑呂布,雖然倆人武力值不相上下,卻因張飛沒得一匹寶馬,戰到五十回合以后,馬兒就吃不消啦!所以只能在嘴上稱強,繞著呂布破口大罵!“赤兔”的傳奇演繹,其實是在“赤兔”和“青龍偃月刀”形影不離的時期。白馬、文津險道奮蹄若飛,過五關斬六將風馳電掣,黃河渡口駿影如畫,長沙嘶鳴響徹云霄,樊城雄姿任我馳騁! 關羽死后,“赤兔”拒絕進食,活活餓死。 此后,民間改了傳說:“人中關羽,馬中赤兔”。

曹操在宛城遭遇張繡叛亂,如果當時沒有“絕影”寶馬以死相拼,馬兒身中三箭仍奮蹄狂奔,才沖出重圍,那么曹操早就死定了;寶馬“的盧”也與劉備有救命之恩,在劉備借住劉表領地躲陰涼的時候,得知蔡瑁要設計謀害自己,劉備從酒席中逃走,慌不擇路,前是闊約數丈的檀溪后是追兵,劉備大叫:“的盧,的盧!今日勿妨吾!”那馬忽然從溪邊水中一躍三丈,直接躍上了對岸,完成了“的盧”最精彩的傳奇。

史書中有記載:諸葛亮坐的是素輿,就是古代辦喪事時候用的車,沒有油漆、彩繪,不作任何裝飾。乘坐素車在古代還有弘揚正義和賞罰分明的意思。諸葛亮坐素車指揮千軍萬馬,就是以歸真反樸,旗幟鮮明的向世人表明:蜀漢對曹魏的北伐并不是無端挑釁,而是正統王朝(劉備自稱是漢室宗親)對篡逆(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是叛逆)的復仇和討伐,諸葛亮乘素車、羽扇綸巾、從容鎮定的出現在戰場上,這樣就讓將士們有了主心骨,可極大地鼓舞斗志,讓將士們遠遠地遙望見我們的丞相軍師一直與將士們同在,在等候著你們凱旋而歸!因為我們是正義之師,將士們是為復興漢室的正義而戰,英勇殺敵!為國捐軀,也無上光榮。

然而,諸葛亮坐素車指揮打仗,也不盡如此,其實另有玄機。當時他的死對頭司馬懿心里一清二楚:一是身體跟不上。諸葛亮是讀書人,博覽群書,上知天文,下通地理,對陰陽八掛頗有心得,神機妙算,有諸葛大智近妖之說,但是卻不重視身體鍛煉,又因公事繁忙,不得不經常加班熬夜,自然體質好不到哪去了。二是諸葛亮雖然聰明過人,但是因為體質較差,所以其記憶力卻有點跟不上需要,因此,在羽扇、綸巾、四輪戰車上記錄了很多打仗的奇方妙計,以及許多難以快速計算出結果的天文數字和地理、人文數據公式、定義等等,便于在需要的時候及時查閱。

三是司馬懿通過分析后猜想:諸葛亮應該患有風濕性關節炎或痛風的病癥。因為他南征孟獲的時候還是乘坐四輪車,畢竟蜀漢的南方多山,蜀道難于上青天,而諸葛亮沒有騎馬,還是以四輪車出行,可見身體應該有些問題,加上這樣長時期坐著輪椅,導致氣血不流通,瘀血阻絡,以至于后來就是想騎馬也不太可能了。
四是諸葛亮過于勞累,事必躬親,日夜操勞,就這樣慢慢地油盡燈枯。諸葛亮最后一次北伐,屯兵五丈原,司馬懿與諸葛亮在上方谷對峙近一年,高掛免戰牌,無論諸葛亮用什么激將法,就算是后來給司馬懿送去了女人的衣服進行羞辱,司馬懿居然還真的穿上了,繼續飲酒作樂。司馬懿對快扛不住了的將士們說:“諸葛亮現在干的多吃得少,身體肯定吃不消,一旦長久僵持下去,諸葛亮肯定不是自己的對手。”所以他堅守而不戰,反而諸葛亮連累帶氣,抑郁下去,后來果然累死在五丈原。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