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霍去病寧把酒肉丟掉也不給挨餓士兵吃?專家對此有話說

太史公:霍去病寧愿把酒肉丟了也不給挨餓士兵吃。

冠軍侯霍去病縱深匈奴大漠數千里,從一開始就很有想法,運用的是以戰養戰,打到哪吃到哪的閃電驃騎戰法。這樣縱深大漠,遠離大后方,孤軍深入,沒有補給,部下不過萬余,還要在茫茫草原,與匈奴幾十萬斗智斗勇,大海撈針找到其王庭主力一以殲之,其戰局必定稍縱既變,錯綜復雜,然而他做到了,能夠做出這樣的豐功偉績人,很難讓人相信,所謂的苛待士兵,不體恤將士疾苦不是帶有個人色彩的成見與錯覺。

實際上歷史上關于冠軍侯霍去病的負面評價始見于太史公司馬遷的《史記》。而太史公與冠軍侯是有嫌隙的,或者說一定程度上太史公并不太喜歡霍去病。對于冠軍侯的功績,太史公多采用春秋筆法,看起來很不情愿的一筆帶過,但是對其過錯,卻不惜筆墨著重渲染。

司馬遷

他在《史記》曾這樣評價冠軍侯霍去病:

然少而侍中,貴,不省士。其從軍,天子為遣太官赍數十乘,既還,重車馀棄粱肉,而士有饑者。其在塞外,卒乏糧,或不能自振,而驃騎尚穿域蹋鞠。事多此類

意思既太史公司馬遷說霍去病初奉命出征時,皇帝陛下恩寵他擔心他吃不慣軍中伙食,特地從宮中給他選了一撥人,帶著幾十車魚肉、精糧與美酒照顧他起拔的飲食。然而直到回來那天,冠軍侯也沒有把東西吃完,而回來軍中有很多士兵餓得都站不穩了,霍去病任由糧食臭了,把酒倒了,也不愿意分享給士兵果腹,自己倒是沒心沒肺地和自己的親兵一起其樂融融的玩蹴鞠。咋聽起來,無情殘暴之至。末了太史公還加一句,事多此類。

那意思是類似的事情太多了,我都不好說出了。

那種罄竹難書的怨憤躍然紙上。

從這里我們就可以直觀地知道,太史公對冠軍侯此人是不太感冒的。相反,他卻對同期名將李廣不惜筆墨地歌功頌德一番。

他對冠軍侯與飛將軍的評價判若云泥。

一個貴不自省。一個愛兵如子。

對太史公對冠軍侯的控訴,專家有話說。

對此,有專家說,實際上,太史公對冠軍侯的評價一定程度上是有私怨的,只不過他的私怨倒也在情理之中。

眾所周知,太史公最推崇的漢將是李廣,且在這種崇拜之情下與李氏一門交好。

交情好到什么地步呢?

公元前99年,太史公竟不惜遭腐刑之禍給李廣孫子李陵在匈奴兵敗降匈說情。

太史公李陵之禍

由此足見其與李家交情之深。

而這又與冠軍侯有什么關系呢?

公元前119年,漠北之戰,李廣在與眾軍夾擊匈奴的殲滅戰中因迷路貽誤戰機。

飛將軍不忍一世英名受對簿之辱,自刎而死。

飛將軍死后,他的兒子李敢一直認為這是大將軍衛青逼迫的結果,于是在凱旋歸來的宴會上,襲擊毆打了衛青,把衛青打得半死。

這一打不要緊,可把霍去病氣壞了。此前朝野一度瘋傳陛下日益恩寵冠軍侯,是冠軍侯有意抗衡大將軍衛青的結果。而實際上霍去病對衛青十分崇敬。衛青不僅是他的親舅舅,更是從小教他行軍打仗,熟讀兵書的啟蒙老師,還是他步入軍伍的引路者。霍去病對衛青有無限多的崇敬與感激。

而當時李敢正在霍去病麾下效力。霍去病認為,這是李敢故意把他父親飛將軍的死,歸咎于自己舅舅,同時看不得自己飛黃騰達官拜冠軍侯而李廣難封的嫉恨,故意離間破壞自己和舅舅感情的小人之徑,叵測之舉。

于是為了報自己舅舅受辱之仇同時除掉這個他眼中的小人。霍去病心生殺意。不久便在甘泉宮的一次狩獵中,當著漢武帝與一干大臣近侍的面,一箭把李敢給射殺了。然后稱自己以為是麋鹿藏于草間誤傷。而在場之人莫不知其醉翁之意。

冠軍侯:霍去病

也就是這件事,讓太史公認為冠軍侯霍去病的私德有缺。通過這事,這便讓他有絕對的理由相信,他把食物丟了也不給士兵果腹是言之有物的。故而將此見于傳中。

此外,太史公不喜歡冠軍侯,同樣也是他對漢武帝任人唯親,以喜惡任人的抗議的表現。

要知道,也就是在霍去病當著大庭廣眾之面射殺了李敢后,即使不殺之贖罪,好歹做個樣子小懲大誡一下。而漢武帝因為對霍去病太過喜歡,竟對外宣稱李敢是不小心被麋鹿頂撞而死的。荒天下之大謬。

太史公同樣還記載了一件事情來證明漢武帝任人唯親,全憑喜惡。

大將軍衛青平步青云時,漢武帝曾賞賜衛青重金。衛青聽從親信寧乘建議,把那些金子送給了漢武帝寵幸王夫人雙親拜壽。漢武帝知道后,竟因此開始重用寵幸寧乘這樣投機取巧的人。

于是,這又讓他有理由相信,冠軍侯霍去病功過其實,一切不過是皇帝寵信衛子夫衛青,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結果。而飛將軍李廣才是那個才堪大用之人。

飛將軍:李廣

所以種種原因,讓太史公對冠軍侯有所鄙夷,寫下了開篇那句評價。

至此,我們不否認冠軍侯的私德確有欠缺,我們只分析開篇太史公所評價的事,還原冠軍侯到底為軍幾何,真相到底如何。

顯然,從太史公所說,我們可以分析,這必然不是在京城的發生事情。很簡單,在京城大后方,若非有罪,漢武帝應該是不會讓自己翹首以盼,凱旋而歸的最驍勇的驃騎士兵餓得站不住腳的。應該是在霍去病漠北征戰途中發生的事。

那么這一切也就解釋的得通了。冠軍侯打仗,向來是采取的不需要補給,打到哪吃到哪的方法。冠軍侯論功行賞的方式很簡單,以人頭數論功行賞。說白了就是戰斗結束,看誰馬上匈奴人的人頭最多,誰的功勞就越大。對于頭顱來說,男人的頭顱的比女的功勞大,壯年比老年的功勞大。因為張騫對冠軍侯說,匈奴人全民皆兵,而自己又是閃電戰法,所以冠軍侯所到之處,不論男女老少,雞犬不留。這也是看人頭論功勞的原因。

此外,以戰養戰的意思既冠軍侯的軍隊是沒有后勤的。要吃要喝,必須和敵人去搶,你搶到多少,都是你的。所以冠軍侯的軍隊是這樣的,士兵誰搶到多少糧食都是自己的,不許饋贈他人,沒有搶到糧食的人,餓死活該。到了戰爭結束,只要你還活著,便以人頭數論功勞。這樣長途奔襲,兵貴神速,一時之間,連陛下給自己的幾十車糧食在哪里都不知道了,哪里還顧得上吃?!

霍去病長途奔襲,鏖戰匈奴

這樣也就能解釋太史公對冠軍侯的一番負面評價了。由此可見,先入為主的個人色彩評價成分居多。他眼中的苛待下屬,不體恤下屬,浪費糧食,很大程度上是他的錯覺。更有甚者是冠軍侯為賞罰分明,治軍嚴明而有意為之的體現罷了。

不給糧吃竟是用心良苦,賞罰分明?!

如此一來,漢武帝賞賜冠軍侯的肉食,美酒美糧,冠軍侯寧愿臭了倒了也不給那些挨餓的士兵的原因反倒簡單了。

一、冠軍侯自己曾定下軍紀,食物靠俘獲所得,戰場沒有饋贈與同情,沒本事餓死活該。

二、皇帝賞賜的食物,是皇帝對自己功勞的肯定,屬自己所有,部下沒有資格享用。用皇帝給自己的東西又去賞賜給部下,既是嘩眾取寵,也叫越俎代庖,更是欺君之嫌。

三、皇帝給他的東西,對他來說,應該是富足有余,但是想來不會太多,對整個萬余的驃騎軍隊來說更是杯水車薪。自己不可能開這個特殊口子,同情那些沒有繳獲糧食的弱者,而有功的卻無所表示,那便是賞罰顛倒,為治軍大忌。而一旦要一視同仁,自己的糧食又不夠,索性咬咬牙,誰也不給。所以他選擇把陛下賞賜的美酒倒入“酒泉”,以自己的方式與眾將士同享,寧愿肉食臭了也不食用,可見冠軍侯本質上是不自私且念著眾將士的疾苦與兵共患難的。

冠軍侯帶兵蹴鞠,竟是激發調動士兵激情?!

至于說將士餓著,冠軍侯還和親兵蹴鞠,乍看起來是殘暴無度,實際上我們仔細分析那就更扯淡了。

軍旅疾苦,餓的已經挨餓,自己沒有道理沒有理由更不能同情他們了。難道還要他們拖著饑腸轆轆和自己蹴鞠?!

蹴鞠這種娛樂,很顯然不過是冠軍侯融入基層,與部下同樂放松的軍旅娛樂項目罷了。它的意義不可謂不大。

時至今日我們很清楚,足球這種運動,不光踢的人來勁,有時候看的人更來勁。冠軍侯顯然是有意通過蹴鞠這種運動來放松將士們的壓力,鍛煉體魄的同時,無形中讓那些挨餓的士兵忘記了饑餓,悄悄地把士兵激情調動了起來,堪稱領軍的藝術典范。

后來的曹操還知道望梅止渴,況冠軍侯乎?!

實際上,后來冠軍侯的舅舅衛青也曾為此事詢問過冠軍侯的想法,冠軍侯說:“我治軍不需要那么多人情世故和花里胡哨,只要賞罰分明就夠了。

衛青,霍去病

顯然,賞罰分明就是冠軍侯對太史公乃至外切一切非議與質疑的回答。

相反,太史公所推崇備至的李廣倒是對部下愛得很,像個慈愛老母一樣,部下沒吃飯自己都不吃,讓部下吃飽喝足才敢果腹,很受部下愛戴,可是那又有什么用?李廣難封,他能給李廣帶來勝仗么?!

治軍的藝術在于抓住士兵饑餓需求,通過這種饑餓感調動激情讓他們想方設法去殺敵,俘虜,繳獲糧食,自給自足。

換句話來說,得把士兵逼迫得狗急跳墻才行。

成吉思汗講究圍城必闕就是怕敵人被逼得狗急跳墻和自己倒戈一擊,拼個魚死網破。

冠軍侯霍去病封狼居胥

既能賞罰分明,又能調動士兵的饑餓感,這就是冠軍侯。蓋棺定論來說,冠軍侯功大于過。

點擊關注不書,了解更多精彩文章,我們下期再會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