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的一代名將,為了朝廷戰死沙場,但《宋史》中卻沒有他的傳記

北宋初年大將曹翰晚年時曾寫下這樣的詩句:''曾因國難披金甲,恥為家貧賣寶刀。''大意是國家危難之時自己南征北戰,出生入死,如今卻為了生計,不得不賣掉寶刀換口飯吃。

雖然寫得有點夸張,但宋朝的武將相比起文臣來說,確實地位低,待遇差。

北宋晚期有一位名叫劉法的武將,此人在當時名聲很大,當時有''時論名將比以法為首''的說法,就連地方都贊譽他為''天生神將''。但就是這樣一個人,卻在《宋史》中沒有傳記,所以,對于劉法的家世、年齡和籍貫我們都無從得知,只能根據《西夏書事》和其史書中的零星記載來了解劉法的人生。

宋哲宗元祐三年(1088年)三月,西夏攻擊北宋的塞門寨,此處距延州(延安市)僅87公里,是個戰略要地,北宋和西夏經常在此交戰。在一次激戰中北宋大將米赟陣亡,受此打擊,宋軍士氣低落,個個惶恐不安。

就在此時,劉法領兵攻打西夏洪州,殺敵無數,大勝而歸,宋軍士氣大戰。后來,劉法因戰功升任為第三將主將。雖然劉法此時官職并不高,但長期征戰邊寨,劉法積累了豐富的實戰經驗,揚名沙場只是時間問題。

宋哲宗元符元年(1098年),劉法與苗履在大沙堆等地,殺敵八百,并生擒地方首領。同年九月,又在田家流等地殺敵數千,而劉法也因在此戰中身先士卒而受重傷。次年,劉法在神雞流等地殺敵四千,敵軍聽到劉法的名字都如雷貫耳,心生畏懼。

而真正使劉法威震西夏的,則是在后來的幾場戰爭。

宋徽宗崇寧四年(1105年),劉法率軍在會州與西夏主力交戰,僅一戰就擊潰敵軍主力,后又追擊敵軍四百余里,斬俘萬余人。

宋徽宗政和五年(1115年),因西夏人的多次在邊境燒殺搶掠,宋夏戰爭全面爆發。二十多萬北宋大軍由太尉童貫率領,兵分三路進攻西夏。

第二年二月,劉法率領一萬多人攻打仁多泉城。因西夏人畏懼劉法的威名,所以守城的西夏軍只是稍作抵抗,并且援兵遲遲不來,不敢應戰的西夏軍選擇了投降。成功攻占仁多泉城后,劉法下令屠城,并殺俘三千余人。

雖然一輸再輸,但西夏人并不甘心就此接受失敗,他們在醞釀一場反擊。

宣和元年(1119年)三月,急功近利的童貫欲一舉蕩平西夏,他命劉法率軍攻打西夏。劉法在經過分析后對童貫說,他認為雖然宋軍在之前的交戰中重創西夏軍,但西夏軍的元氣未傷,若此時冒險深入西夏腹地,無異于送死。

童貫聽了后卻不以為然,還強迫道:''你當時在京城領命時,跟陛下說一定會成功,現在卻說難以取勝,這是為何?''

為了不被扣上欺君的罪名,劉法只好帶領兩萬士兵前往統安城,卻在此地與西夏重兵相遇。早有準備的西夏主將察哥與劉法激戰七個小時,因經過長途跋涉,宋軍人馬俱乏,雖然劉法組織軍隊拼死奮戰,但宋軍仍被打得潰不成軍。劉法也在一片混亂中不慎掉下山崖,摔斷雙腿。亂成一片的宋軍根本沒人知道劉法掉下了山崖,在幾經尋找無果后,翟進只好率兵突圍而去。

后來,西夏的一個負責后勤的小兵發現了山崖下的劉法,他將身受重傷的劉法殺死,曾經威震西夏的大將居然如此死去,真是令人又悲又痛。

在看到劉法首級后,對劉法惺惺相惜的西夏主將察哥也十分感慨。之后,察哥帶著西夏軍在北宋境內攻掠燒殺,有近十萬宋朝軍民因此喪命。

戰敗后,童貫隱敗不報,跟宋徽宗說打了勝仗。后又將兵敗的責任都推到了劉法身上。

劉法戰死八年后,發生了歷史上有名的靖康之變,北宋滅亡,后宋高宗趙構建立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劉法的兒子劉彥正參與''苗劉兵變'',失敗后被處以磔刑。

也許是因為兒子的牽連,也許是因為身負莫須有的敗軍喪師之罪,《宋史》并沒有給劉法立傳,一代名將就這樣被湮沒于歷史的塵埃中。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