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去病苛待士兵,毫不體恤將士疾苦,為何其部隊卻能碾壓匈奴?

說霍去病苛待士兵,毫不體恤士兵。其實是司馬遷老先生帶著有色眼鏡去看待霍去病的。最大的證據,就是漢武帝賞了霍去病十車肉,霍去病肯定一個人吃不完,最后臭了扔掉了,他也沒有分給饑餓的士兵吃一口。其實這里面存在一個很大的誤會,那就是霍去病將很多東西是分的非常清的。漢武帝賞賜給他個人的東西,他是沒有權利賞賜給士兵的。但是漢武帝獎功用的東西,哪怕是獎給他個人的,他也會毫不猶豫的拿出來給大家分享。著名的“酒泉”是怎么來的?一壇酒本來只夠霍去病一個人喝,但是他認為這件事情是整個部隊的功勞,所以他把這壇酒倒到了泉水里面,大家共飲,讓士兵們也沐浴皇恩。實際上霍去病最終能夠“蕩平漠北,封狼居胥”,本質上在于他背后的推手漢武帝劉徹。包括他的舅舅衛青能夠取得那么大成就,背后的推手也是劉徹。仗是將軍們打贏的,但是策劃這場戰爭運用什么方式?選用什么樣的將領?犧牲哪些人?成就哪些人?都是劉徹的盤算。衛青的成名之戰,實際上就是靠著李廣的掩護,牽制的匈奴的主力,最終才撿的漏。按道理來講,李廣其實也是有功勞的,而且功勞不比衛青小,理應封侯。但是結果衛青封了侯,李廣逃過匈奴人,卻下了獄差點丟了命。這也就是司馬遷老先生對劉徹最大的意見所在。所以司馬遷老先生評價劉徹,“用人如堆柴”,總是緊著新人用。但其實劉徹實際上正是按照漢軍軍功制度來嚴格執行的。如果不是堅持這個制度,就不可能有后來無堅不摧,戰無不勝的漢軍。李廣雖然名氣很大,付出很多,但是為聲名所累,就是沒有戰獲數字。李廣等老的漢軍將領,都秉承著和士兵吃住一起,無差別、無軍銜地打成一片,同甘共苦的優良傳統,這一套的確對凝聚士兵戰斗力很有用。但是在漢軍軍功制度之下,毫無意義。因為主將和士兵之間的關系再好,主將再平易近人,最終的結算,仍然是以斬獲來計算戰功的。所以李廣的很多手下都封了侯,侯卻跟李廣沒有半毛錢關系。回頭來看,感情是無法替代規則的。而很顯然,霍去病正是因為不拘泥傳統的那老一套所謂的和士卒打成一片的感情牌。直接根據規則來,嚴格按照軍功制度,賞罰分明。實際上這樣做有兩個好處。首先,大漢的軍隊不是哪個將領個人的部曲,將領跟士卒走的越近,往往適得其反,更不容易得到劉徹的信任。李廣認為的優秀傳統,實際上在政治問題上是犯了大忌的,霍去病年紀雖小,但在這個問題上認識是非常清晰的。其次,避免了和士卒之間的同吃同住,更有利于執法無情,嚴格軍紀,避免各種情感因素的掣肘。最終大家按照軍漢軍的軍功制度,嚴明賞罰,論功授爵。士卒們正是因為將軍沒有和任何一個士兵講特殊,所以才更感受到在軍功制度上的公平性。霍去病的“閃電戰”,實際上更是漢武帝劉徹有別于傳統的戰術思想的具體執行。霍去病敢于運用前人不敢想的戰術,其實正是劉徹的意圖。霍去病完全仿造匈奴騎兵模式,每人配二至三匹健馬,輪換奔馳,實現快速閃電戰;現實無后方作戰,以戰養戰;為了不影響行軍速度,霍去病部隊不留俘虜,深入匈奴腹地,進行攻擊。這正符合了劉徹的“寇可往,我亦可往”的理念。霍去病最終得以橫掃漠北、河西走廊。匈奴人哀嘆:“失我焉脂山,讓我婦女無顏色,失我祁連山,讓我六畜不繁衍。”最終不但實現了全面解除匈奴對漢朝的威脅,還使得漢朝最終實現了對西域的控制,最終完成了漢武帝劉徹的夙愿。所以霍去病雖然年幼,但實際上是一個洞悉政治形勢,嚴格按照規則,去實現自己目標的將領。霍去病殺李敢,不久后病死。將霍去病這個形象增加了很多的魯莽之氣。但實際上,霍去病殺李敢很有可能是為了自己自保的一個政治自殺行為,因果我在另一篇《霍去病究竟是得病死的,還是被人害死的?》里面講過了,這里不再展開了。——炒米原創首發,歡迎關注或吐槽——

發表評論